一书网 > 玄幻小说 > 穿成白月光落地成霜 > 第五百三十章 药王菩萨
    只见那人压低声音接着说“我们村里有个快病死的老婆婆,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怕家里人见了伤心,于是自己就慢慢爬到后山,准备找个僻静的地方自行了解,结果,她想既然都上来了,不如就去药王那里拜拜,于是就去给药王上了香,还擦拭了一番那神像,最后她靠在山洞里,缓缓入睡……

    似乎在梦里,见到一身白衣的女菩萨,帮她施针喂药,结果,等她一觉醒来的时候,顿时感觉身轻如燕,仿佛重生了一般,她连忙跪在菩萨面前,不停的叩谢菩萨显灵了啊!

    最后她下山,告诉了全村的人这个事,因为大家都知道她之前的身体状况,如今满面红光,都觉得是菩萨显灵了,于是大家纷纷去后山拜祭,但是那个洞太小,神像也小,大家觉得菩萨会怪罪,于是村里人合计,一起给雕刻了这个新的大的雕像,供奉在村里的中心位置。现在不仅我们村,就连附近的十里八乡,都听过这个传闻,纷纷过来拜祭。”

    四人一听,都极为震惊,小狸猫低声道“不会是回光返照吧。”

    那浓眉大眼的男人连忙摆手“一开始我们也是这样认为,但是这回光返照也不会那么明显吧,她都可以下地干活,种菜,挑水,做饭,而且时间也不会那么久啊。”

    莫少芝捋着胡须点头道“你说的对,这可不像是一般的回光返照。”

    白轻盈挑眉看着那巨大的雕像,眼神迷离“难道真的是这药王菩萨显灵了?”

    他说完,只见身旁本来坐着的小狸猫,突然如离弦之箭一般,快速冲动菩萨面前,双腿“噗通”一跪,就开始叩拜……

    白轻盈惊呆,片刻扶额“这小狸猫,见风使舵的本事还真是无比灵敏!”

    见小狸猫一直长跪不起,几人走过去“好啦,差不多可以了!”

    只见小狸猫泪眼汪汪,抬起头看着他们,忧伤道“若是早点知道这里,我一定为阿哥好好祈祷一番,希望药王菩萨她能显灵救救阿哥……”

    三人听闻,十分意外,没想到小狸猫竟然是为林淡风祈祷,心中一阵恍惚……

    既是心疼小狸猫,又是对那林淡风的逝去的悲悯,皆是在心中无限惋惜。

    半晌,莫少芝扶她起来,温和道“每个人都有他的选择和生活,你就想着你的阿哥,他现在过得很自在,在另一个与你平行的空间里,会不会觉得好受一些?”

    “真的吗?”小狸猫泪眼婆娑,眼中带着疑问。

    白轻盈抬起手扶住她的肩膀“当然,莫哥哥怎么会骗你!”

    小狸猫又看看了满眼肯定的白轻盈,这才起身。

    半晌,她的视线缓缓转移了……

    只见她盯着神像前面摆着的诱人的烧鸡,目不转睛。

    衣美一见,知道她的小心思,连拉住她“走走走!菩萨吃的你就别动心思了。”

    几人将马车停在村口,顺着一侧清澈的溪流,慢慢的向前进,路边的青青绿草沿着河岸一道而上。渐渐往上走了一会,出现一座也是石头砌成的老石拱桥,上面有常年累月积累的暗绿的青苔,更是看出岁月留下的痕迹。

    下面溪流潺潺而过,呈现出在西北地带,一幅难得可见的小桥流水图的模样。此情此景,四人也是尤为欢喜。

    小狸猫和衣美欢快的跑去桥底下,挽起裤脚,任清澈的水流拂过脚丫子。

    随后她们坐在鹅卵石上,嬉闹。

    白轻盈坐在桥至高处眺望,莫少芝负手看着这岁月静好的时光……

    一路跋涉,四人难得遇到如此轻松惬意的时刻。

    见她们玩的尽兴,白轻盈和莫少芝没有叫她们,继续往前面走。

    白轻盈晃晃悠悠走着,喝了一口酒,悠哉道“这石头村,有点意思,让我流连忘返了。”

    莫少芝微微一笑,甩了甩袖口叹说道“或许是因为我们这一路走的有些疲惫,难得有如此清闲,如此淡雅的地方吧……亦或许,我们都十分怀念凤来仪了吧。”

    白轻盈一听,挑挑眉说“的确啊,十分怀念,凤来仪,若白湖,熙辞镇……”

    两人说着都无限的怀念……

    过了桥,踏着各色石头铺满地的石子路,继续向前走,路边是一座座,形状不同的石头相砌而成的石房子,这些石房子不像前面的那些村里的,是用灰黑色的石头做成,在这碧绿的山谷里,落在翠流成河的小山中,成了一道独特的景观。

    继续往前面走,这路变得越来越狭窄。

    在逼仄又蜿蜒的石板小路上行走,顺着溪流继续向前,听着哗哗的流水声,这时候他们到了大片的竹林,竹林之中有一条由石头铺成的石梯,蜿蜒看不见尽头,顺着山势走向曲曲绕绕。

    两旁是一些野花野草,小小的野花开得是如此的灿烂,野草也尽情地绽放着自己勃勃的生机。路两旁的翠竹一棵棵拔地而起,像是从地里钻出来的一拔冲天的样子。在偌大的竹林山中听着鸟叫有些空灵,也有些生机活泼的样子,边上有伴着小溪哗哗的流水声,实在是一处的绝佳境地。

    他们刚要继续走,突然旁边钻出来一个头上也包着黑布巾的凶悍老人家,高声喝道“留步!”

    白轻盈和莫少芝当头一怔。

    “这里是我们石头村的禁地,外人不可进入!”老人家怒目横对。

    白轻盈和莫少芝见状,互相对视一眼,随即莫少芝拱手道“不好意思,老伯,多有打搅。”随即跟白轻盈转身离开。

    一路上,白轻盈边走边嘀咕“这个村子还有禁地?是有什么东西啊?难道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见他一直在耳边不停的嘀咕。

    “小兄弟,你心中的疑问是否太多了点……”莫少芝朗声道。

    白轻盈一怔,随即反问“难道你都不疑惑?”

    莫少芝缓声道“就像每个人有他的秘密一样,每个部落村子也有他们的隐秘角落,白兄,何必如此执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