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网 > 都市小说 > 一花一酒锄种田 > 第126章:请去巡捕房喝茶
    小石头看着小朵将他的衣衫打成小包袱,给他背在身后的竹篓里。小石头的小竹篓还是沈爷爷特意为他编制的,小巧好看。

    “姑姑,你为什么要带我的衣衫。小婶婶病了,你想将我也送到朝阳院吗?”

    “想得美。”小朵拍了拍他的小竹篓“带着有备无患,防止你在那边尿裤子了没衣衫换。”

    小石头红着脸反驳“我才不会尿裤子。”

    小朵给小石头带身衣服其实是怕他在院里和小朋友玩疯了出汗,不换衣衫出来吹了风受了风就麻烦了。

    陈松无事做,被小朵拽着一起去院里。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可以抽空开始教孩子们拳脚,顺便让小石头也跟着后面学学。

    三个人刚过了石桥,沈三迎面而来“花少,不好了出事了。”

    小朵心中一惊“出什么事情了?”

    沈三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珠,喘气说道“早市的时候,我大哥二哥刚刚将酒楼饭馆的菜蔬准备好,他们还没拉走,就来了几个北巷的。说我们偷了他们种的菜和果子,要我们赔偿,不赔偿就要砸烂我们的菜摊。”

    小朵不用问都知道,这是故意来找茬的。

    树大招风,他们摊位生意做的好,嫉妒的人大把。不过大户不值得动手,小鱼小虾碍于他们和宴宾楼这些大酒楼熟悉也不好找茬。

    北巷,小朵看看陈松,面前现成一个人不用白不用啊。

    “陈松,你去解决了呗。”

    “好。”

    打架不能带着孩子,小石头又被送回了家。

    陈松和小朵跟着沈三一起往菜市去,他不知道自己曾经在北巷一战成名,只觉得小朵需要他去,他就去,绝对不会说个不字。

    菜市,大家都远远地围成一圈。

    不管什么时候,大家都喜欢看热闹,只要不祸及自己就行。

    沈三推开人群挤了进去,就见柜台上地下乱七八糟。地上滚的葡萄,梨,桃子,西瓜,各种蔬菜都被践踏的不成样子。

    沈大和沈二被几个汉子按在地上,一身泥水。沈小四还是个孩子,没有人按住他,他哭着喊着跪在地上去捡那些掉地上的果子。

    花小朵怒火中烧,一指那群站在摊位前胡乱踩踏的人,大喊一声“打。”

    陈松跃身而起,飞起两脚,就踢到了两人。沈大一脱身摸起旁边的一根棍子就挥了出去。这棍子就是花小朵给他们的枣木棍,沈大兄弟一直没丢过。

    此刻的陈松,已经将沈二又救了出来。沈二也和他大哥一样,跑到摊位边就摸了一个棍子。沈小四也不哭也不捡果子了,和沈三一起去摸棍子。被花小朵一把拉住“不许去,别添乱。”

    三人看向场中,陈松带头,三拳两脚就打到一个。沈大沈二立刻扑过去,用棍子擂得倒下去的人站不起来。等陈松再打到一个,又一起扑过去抡棍子擂。

    小朵也不拉着两个小的了,由着两个孩子挥舞着棍子抡了上去。

    对方也不过七八个人,等巡街的涂捕头和刘二他们过来,七八个人都倒在地上哀嚎一片。

    “陈松,怎么又是你们?”

    涂捕头匆匆赶来,一见又是陈松和花小朵,不由头疼。

    涂捕头心里吐槽,陈松现在怎么也不像当初那个一言不合就打架的陈松,他肯定是跟花少学坏的。

    陈松不记得涂捕头了,见他认识自己微微一怔,退了两步没说话,站到了小朵身后。

    涂捕头这才看见站在后门的花小朵“花少,这是怎么回事?”

    小朵一指地上的几个人“他们挑衅,砸了我的菜和果子。”

    涂捕头看见北街的人头就疼,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北街挑事。你们挑事就挑事惹这个小姑奶奶干嘛,她也是你们能惹的。

    别说涂捕头生气,他身后的几个捕快都生气。他们可是天天和花小朵打交道的,也知道她是个小姑娘。

    人家一个小姑娘,在朝阳院又出钱又出力,挣钱都贴补给那些可怜的孩子了,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竟然还来找她的茬,真不是个东西。

    一群人被请去巡捕房喝茶,花小朵完全无视那群混混的死缠烂打。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没打死你们就不错了。那不是陈松手下留情,是小朵路上叮嘱他的,千万别打死人,免得巡捕房为难。

    巡捕房一点都不为难,差人叫了牛娃来,将这一群人赶紧领走。

    牛娃一听,和他大兄弟陈松打起来了。他立刻工也不做了,飞奔而来。到了就踹了几个小子一人一脚。

    “玛德,什么人的生意都接,这是我兄弟,这是我兄弟的兄弟。你们是不是瞎呀,连我牛娃兄弟的摊位都敢砸?”

    又转向陈松和花小朵,牛娃一愣“我大兄弟,你咋变样了?以前,你,你”

    他你了半天也你不出陈松以前是什么样子。

    以前的陈松就是一个破衣烂衫不修边幅的黑小子,现在穿着利索的衣衫,扎发束巾,整个人白皙俊朗,非常醒目。

    见他也觉得陈松变化太大,涂捕头心里好过多了。原来不是他一个人这么认为的,就说嘛,他在九江这么多年,只要打他眼面前过的,就没有不记得的。

    牛娃陪笑着说道“那个陈兄弟,花少,你看,他们几个就是不懂事,我带他们给你们陪个不是。这件事我真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肯定不能让他们这么干。去砸花少的摊子,那不是打我牛娃的脸吗?”

    陈松不记得牛娃了,他冷着脸没吭声,在牛娃看来就是陈松不高兴。

    是啊,换他也不高兴。花小朵在菜市有摊位他可是知道的,生意那么火爆,每天流水肯定不少。这还没做生意呢,就被几个兔崽子给砸了,能不生气吗?

    谁砸我饭碗,我也生气。

    他还想去踢那几个兔崽子几脚给陈松兄弟俩看看,看他们被陈松打的不轻,又下不了手了。

    只得继续陪笑道“陈兄弟,花少,你们看,他们也是受人所托,想挣几个钱。这钱没挣到,人被打得都这样了,要不,您大人有大量就放了他们。”

    花小朵看看牛娃,又看看被陈松和沈家兄弟揍得鼻青脸肿的几个人。

    确实揍的惨,基本上都挂红了,就差缺胳膊断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