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网 > 都市小说 > 阴阳神婿 > 第二卷 Super teacher 第256章 有毒,喝不得
    不论是在电视里还是在中,相信大家都看到过某某人在空调外机上躲难的场面。

    许墨秋急急忙奔向后面阳台,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没道理啊!难不成自己真的推测有误?可地上那几个还没干的脚印又怎么解释?看来这个内衣大盗不是一般的狡猾。

    事实上他推测得一点没错,陈尿泡之前的确是躲在这个房间里,而就在许墨秋开门进来时,他冒着被摔死的危险攀爬到旁边宿舍的空调外机上,在通过阳台窗户爬进了旁边宿舍。

    恰逢大雨,直接将外机上面的痕迹冲刷得一干二净,所以许墨秋没有发现端倪也算正常。

    陈尿泡收获颇丰,蛇皮袋装得满满的不说,就连身上的几个兜里都塞得胀鼓鼓的。

    他十分惬意地坐在女生宿舍的椅子上,随手翻腾起面前的柜子来。

    之前挨了一顿打,吃进去的东西基本都吐了出来,早已经饿得两眼昏花浑身发抖,冷不丁看到宿舍角落处放着一桶早已经冷掉的泡面,上面还放着一个大鸡腿!顿时两眼放光,如同饥渴了八十年的老光棍,忽然有美女躺在了他面前似的。

    鸡腿啊!油炸的那种!

    “咕噜”陈尿泡大力咽了一口唾沫,这些天,他吃的都是泔水桶里的垃圾,哪里忍得住那诱惑,急急忙奔了过去,哪里还管你什么冷的热的。

    端起就开整,食指大动,“稀里哗啦”一阵风卷残云,那速度就连许墨秋来了都得佩服三分。

    最后一口汤喝进肚皮,陈尿泡伸出舌头将泡面桶舔了个一干二净,这才依依不舍的丢到一边。味道简直棒极了!美中不足的是分量实在有些少。不过不要紧,等自己交了货,就可以好好整几顿大餐了!

    桌子角下面放着一个古怪的瓶子,瓶子上面贴着一张纸条,写着“有毒,喝不得”几个字。

    哼!小孩子把戏!无非就是怕别人偷喝,故意写的。还想骗过我?

    陈尿泡一眼看穿,接着轻笑一声,一把拧开瓶盖,仰着脖子,“咕噜咕噜”直接将饮料喝了个底儿朝天,末了还咂了咂嘴,自言自语道“味道有点冲,勉勉强强。”

    正准备离开,忽然宿舍门被人推开,接着一名穿着保安制服的帅气男子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男人给陈尿泡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但具体在哪里见过,却又实在是想不起来了,估计是在某个夜店里当鸭的小白脸吧。

    能有着这逆天颜值的男人,不是许墨秋是谁?手里的电筒在陈尿泡脸上乱晃,冷冷地道“你跑不掉了,投降吧!争取宽大处理。”

    “哈哈哈哈……”陈尿泡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刚吃饱喝足的他信心膨胀到了极点,现在他感觉即便是一头牛在自己面前,都能轻松把它干死。何况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子?

    许墨秋一脸纳闷“你笑甚么?”

    “我笑你不自量力!”陈尿泡随手在桌子上拿起一个衣架,指着许墨秋叫嚣道,“你要么马上给我滚蛋,别多管闲事,要么,就作好去看医生的准备!我告诉你,我下手可是毒得很……”

    “毒不毒我不知道,但你不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吗?”

    “小白脸子,你少在那里说那些没用的……嘶……唔……我的肚子!”肚皮里忽然一阵没来由的绞痛,陈尿泡顿时

    皱起了眉头,额头上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唰唰’直流。

    擦了一把嘴角的泡沫,陈尿泡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一步,指着许墨秋“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唔……啊!不行,好痛!好难受!我……我要死了!你快让开,我要去看医生!”

    “看医生?我就是医生,我看你的症状,是皮有点紧,放心,我给你松一下就行了。”许墨秋箭步上前,橡胶棍狠狠抽击在陈尿泡脸上。

    “啪”这一棍子使得力大,直接将陈尿泡抽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血流满面,“噗”一声,吐出几颗黑乎乎、臭烘烘的烂牙。

    “你……你敢打我?我……劳资和你拼了!”陈尿泡一张脸严重变形,如同一个被踩烂的西红柿,那叫一个惨不忍睹。强忍着身上的痛楚,翻爬起来,抓起脚边的拖鞋便朝许墨秋扑了过来。

    许墨秋还没来得及出手,身后宿管大妈巍峨的身躯挤了进来,一把推开许墨秋,二话不说抬腿就是一脚,陈尿泡顿时如同皮球似的被踢了回去,脑袋重重地撞在墙上,闷哼一声晕了过去。

    “妈妈的,敢欺骗老娘!这就是下场!”大妈朝陈尿泡身上啐了一泡口水,拉着他的脚,跟拖死狗一般直接把他拖了出去。

    “乌拉乌拉”很快警车便呼啸而至,在粤江作案多起的内衣大盗终于落网,不过他的现状却让几名警员都忍不住捏了把冷汗。

    一张本就磕碜的脸肿如猪头,满身都是淤青不说,最主要的是这家伙浑身不停抽搐,七窍流血,嘴角还“咕噜咕噜”跟螃蟹似的吐着白沫。分明就是食物中毒的症状啊!

    其中一名警员问道“你们,这是给他灌什么了?”

    许墨秋连忙摆手“天地良心,我们都是守法公民,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我们抓到他的时候就这样了。”

    “就是,天知道他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就在此时,陈尿泡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上的备注是“财神”。

    电话接通的瞬间,那头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得手了么?我这里客户催的紧!喂!说话啊,你哑巴了是不?靠!给劳资抓紧点!”

    “嘟嘟”电话挂断,旁边那名老警察立马警觉起来,对身边的人道“马上通知技术科,追踪这个电话的来源。”

    接着简单走了一下程序,警车便载着陈尿泡离开了博雅中学。这家伙已经开始呕血,要是再不治疗的话,八成会嗝屁。

    事实上这个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刚出校门口,陈尿泡便两腿一蹬,一命呜呼。

    看着离去的警车,许墨秋陷入了沉思财神?客户?难不成,他们还是一个专门的内衣盗窃组织?而且,为什么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那么耳熟呢?

    算了,不管了,放学的铃声已经响起,许墨秋继续留在这里也不合适,于是起身告辞。

    天空还沥沥地下着小雨,许墨秋骑着单车独自一人赶回家中,小心使得万年船,有了上次被老骡子暗算的经历,许墨秋现在只走大路,路上偶尔能遇到两个结伴而行的学生,都顶着书包急匆匆地跑路,谁也不想在雨中多停留半分。

    十分钟后,小雨已经停歇,许墨秋在一个没人的街口停了下来,倚在一根电杆上,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一口,对着黑暗深处淡淡地道“出来吧,跟了我那么久,不累么?”

    四周并无响动,许墨秋笑了笑“怎么?

    觉得我在诈你?好吧,嘴角有痣的那名络腮胡,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就走了。”

    沉闷的脚步声响起,接着从黑暗里走出来一名身材高大的络腮胡中年大汉,扫了许墨秋一眼“你果然不是一般人,居然能察觉到我!看来老骡子栽在你手里,也不算冤枉。”

    老骡子?许墨秋脑子里的记忆如同放电影开了倍加速一般,很快便定格在那个半路劫道的暴露狂身上。

    于是试探性的说了一句“天王盖地虎!”

    络腮胡扭了扭脖子“哼!你不用试探了,小子,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劝你不要反抗,我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放心,我们不要你的命,就是打断五肢而已,不影响你的生活。”

    打断五肢,还而已!许墨秋顿时被他逗笑了“大佬,你告诉我,五肢都断了,怎么会不影响生活?别的不说,我拉屎拉尿还不得全拉裤兜子?你这样就不地道了。还是说,你来服侍我?”

    “小子,废话少说!我告诉你,不管你愿不愿意,今天你的五肢我是一定要打断的。你如果反抗,就别怪我手重。”

    看着络腮胡越来越近,许墨秋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大哥,咱们有话好说,打打杀杀的多伤和气啊!你们不就是求财么?我有的是钱。你放过我好不好?”

    “放过你?”络腮胡狞笑起来,“老骡子被你暗算关了进去,这辈子估计都出不来了,你知道我们的损失有多大吗?”

    “我和他无冤无仇,是他自己作死,怪不得我啊!你们要讲道理……”

    “讲道理?不好意思,我们从来不讲道理。受死吧!”

    “哎呀,你以为我怕你?来就来!”

    “呯!”

    五分钟后,许墨秋擦了擦手上的血迹,坐在街口的水泥台阶上抽着闷烟,朝着旁边巷子道“戏也看够了,还不出来?”

    米琪尔踩着丝袜高跟走了出来“呵呵,怎么啦,生气了?”

    “没有。”许墨秋摇了摇头,指着不远处半死不活的络腮胡,“把他拖回去吧,我想知道他们那个组织的一切。”

    “到时候要不要……”米琪尔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不用,到时候我亲自解决。”说话时,许墨秋伸手把米琪尔兜里才买的香烟夺了过来,揣进自己兜里,嘴里道,“说了多少次了,女孩子家家的,不要抽烟,不要抽烟,怎么就不听?没收了!我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家。”

    看着许墨秋离去的背影,米琪尔心中叹道如果有一天我不抽烟了,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接受了我,二……是我永远的离开了你。

    回到家中,已经快到十点,客厅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应该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许墨秋差点和抱着个盒子慌慌张张的梅器冠撞了个满怀。

    梅器冠一脸不满地道“你这杀千刀的,没长眼睛吗?给我让开!”

    许墨秋赔笑道“妈,这么晚了,您这是去哪儿?”

    梅器冠把眼一瞪“老娘去哪里难不成还要给你打个报告?你算个什么东西?”

    “没,我就随便问问。”

    “哼!不该问的,少打听。”梅器冠不再和他多说什么,抱着盒子便朝外面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