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网 > 都市小说 > 倾清余生 > 第一百三十章 攻破北郾城
    天一亮锦军便向北郾城发动攻势,今日不同以往,锦军攻势迅猛,连先遣部队都险些登顶。

    金穆风按住从清早就开始跳个不停的左眼皮,总觉得今天会出大事。

    所以他暗暗吩咐加强别院的警戒,为了防止清妩趁乱逃跑,他还特地命人将清妧绑起来遮蔽五识锁在房间里。

    北郾城外,江余穿着黑金的铠甲,黑色的披风随风摆动,飒飒作响,腰间配着一方宝剑三尺青峰,骑在高大的战马上威风凛凛。

    身后持枪鹄立,整齐划一的大锦战士。

    他一眼便看见城楼上的金穆风,江余自腰间取出长剑直指金穆风,他身后瞬间冲出乌压压的士兵加入了攻城之战。

    金穆风知道,江余一旦好起来,必然会加大攻势,可是他并不认为江余会成功。此时看着混乱的战场,他仍然临危不乱。

    不知过去了多久,攻城还在继续,金穆风略显急躁,今日的攻伐委实久了点。

    江余算算时辰,嘴角噙了一丝冷笑,将身后的士兵分成两拨,一拨由他率领仍在此处进攻,而另一拨则由蒋钦率领去到了之前安排好的东门。

    东门不如主城门兵多,而且蒋钦攻势迅猛,大越一方一时之间有些应顾不暇。

    而金穆风当即分出一拨人到东城应敌。

    就在他临机决断的时候,远处曲水的方向竟然发出了狼烟求救。

    金穆风大吃一惊,不可置信的盯着城下的江余,只见江余立于万军之中冲他轻蔑的笑了笑。

    从战略意义上来说,曲水比北郾城更为重要,若是曲水失守那他就算守住北郾城也只会面临两面夹击的困境。

    而且往北易攻难守,大越危矣!

    只是他从不曾想到江余会对曲水动手,到底是他失算了!北城已经燃起狼烟,只怕此时已经危矣!

    江余这是逼他放弃北郾城啊!

    果真是不错,是个值得尊重的对手,金穆风只得咬碎了银牙往肚子里送!

    他不后悔为江余解了毒,清妧有一句话说的对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男子汉大丈夫还是应该在战场上正正当当的攻城略地才会受万人敬仰名垂青史!

    金穆风深深看了眼江余,最终决定撤出北郾城救援北城。

    而他却在离开时坑了宁广帆一把,可怜的宁广帆带着宁国的队伍成了他们的活靶子。

    而宁广帆那大傻子也在此一役中殒命,宁国丧失新皇举国哀殇。

    不久后景王肃清障碍继位,第二年便向大锦递了降书俯首称臣,获封西宁景毅王。

    以宁国地界为封地,也算是大锦对他的厚待,当然这是后话。

    且说金穆风打算撤退,临走时还不忘把清妧带走。

    可是在去别院的路上不知打哪冒出一批武艺非凡的人硬是将他们死死拦住。

    他所带的人不多,此时已经全部牺牲,魅影只能护着金穆风后退。

    北城告急,金穆风不可能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最终只能不甘心的带兵去了曲水。

    而那群拦路人正是宁许等人,他们刚潜入北郾城没多久,此时正撞上金穆风所以便在半路拦了他一把。就这样他们还折损了将近一半的人。

    金穆风走了,宁许和洪三便带人去了关押清妧的小院。

    城内开始乱了起来,街上尽是抱头鼠窜的无辜百姓,时不时跑过身着铁甲的军队。

    清妩所待的小院,守卫森严,便是满城战乱也不见他们松懈,可见金穆风对清妩的重视。

    此时,看守院门的侍卫听到敲门声,瞬间绷直了身体,紧张的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小心的将门拉开一角,谨慎的问道“来者何人?”

    叶一上前,“我是宁国景王殿下的贴身侍卫叶一。”

    侍卫透过缝隙看过去,见果然是叶一,身后还跟着两个身穿大越军服的两个士兵。

    他们认识叶一,之前宁国景王来此时他们见过。

    侍卫将门稍稍打开,“叶侍卫不去护卫景王为何出现在此?”

    叶一上前一步,偷偷用脚抵住门,“大锦军队势如破竹,太子殿下恐撑不了多久便命我等押着那个女人去城楼上威胁敌军,两位兄弟时间紧迫,快快随我去抓人!”

    说着叶一就要带人往里闯,那侍卫赶忙说道“慢着!太子殿下为何不派魅影统领来,反而派你来此?”

    “兄弟有所不知,前方已经打乱了起来,我与你家殿下被逼到一处,再说宁国与大越已然结盟,还分什么彼此!”

    守门侍卫略微沉思,“既如此,你等可有太子印信?”

    叶一陪着笑,“当然是有,两位稍等!”说着便往腰间探去。

    那两个侍卫见他动作便已信了一半,眼神也随着他的手看过去,哪里还能看到叶一眼中流露的精光。

    叶一见他们毫无防备,快速从腰间抖出一把粉末,两个侍卫还没反应过来便已晕倒在地。

    叶一一挥手,身后跳出四五个好手,身手敏捷的潜入院内,轻车熟路的将院中的暗哨解决掉。很快,一行人便来到关押清妩地方。

    房间周围围了一排士兵,个个都是金穆风精挑细选的精兵。

    叶一不觉暗了双眸,这些人看起来就不好对付,他们只有八个人,只怕胜算很小。

    可是主子说了,这是救清妩姑娘的最好时机,一旦错过便再无可能。

    叶一快速运转大脑,最终决定硬拼,便是死他也要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

    叶一率先攻了上去,其余七人也瞬间出击。

    那些守卫见有异动,迅速调整位置,六人上前迎战,四人死守房门。

    这些守卫皆武功高强,纵然叶一一方人多,可那六人配合默契攻守有度,他们一时之间也不能将其击败,只堪堪打个平手,而门口还有四人未加入战斗,如此看来他们想要救出清妩姑娘只怕难比登天。

    叶一忧虑急躁,一时不察竟受了伤,再看同他一起来的兄弟们也多多少少挂了彩,双方打的难分难解。

    只听一声清哨,院内瞬间涌入七八条人影,皆黑巾遮面,身上穿的是普通商贩的衣服。

    来人正是宁许洪三一行。

    有他们加入,叶一一方瞬间压力全无,门口四人见己方处于劣势,话不分说便加入战局。

    此时门口守卫薄弱,宁许与洪三对视一眼,瞬时朝房门袭去,与那两人交缠一处,叶一顺手解决了一个守卫赶忙过去帮忙。

    他知道这些人定是大锦派来解救清妩姑娘的!

    很快三人便解决了门口的守卫,叶一在门口警惕,宁许同洪三进入屋内。

    房间里,清妩被绑在椅子上,眼睛耳朵嘴巴皆被堵住,完全闭塞了感官。

    洪三见此,眼眶一红,赶忙上前为她松绑。

    此前,清妩五官闭塞害怕极了,此时见两个蒙面人来救她,张口问道“是谁?”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嗓子也有些疼。

    洪三一把扯下面巾,“清妩姑娘,是我!我和宁许来救你出去!”

    此时宁许也已经扯下了面巾,“是啊,姑娘我们快走吧!”

    不知为何,清妩在看到宁许的瞬间心里咯噔了一下,打心底里冒出一股浓浓的不安。

    不过现在情况紧急,清妩顾不上矫情,她颔首,在宁许和洪三的保护下出了房间。

    叶一见清妩被救出,连忙击退一个守卫来到她身边,“清妩姑娘,主子命我等来救你,快走吧!”

    清妩见到叶一大吃一惊,她在这里多日宁广欢对她帮助良多,如今他还派了人来救她,这份恩情待她出去定会报答!

    还有那些为了救她仍在厮杀的兄弟们,这份恩情她记在心里了!

    四人躲过守卫的拦截,刚走出院子便看见拐角处正行来一支大越军,四人连忙避了回来。

    叶一见情况紧急,只得低声对洪三说道“等下我将这些人引开,清妩姑娘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也不等洪三说话,便越上墙头,朝城南逃去。

    大越军见到他果然追了过去。

    而宁许与洪三抓紧住时机便带着清妩往城东逃去。

    出了院子便摘下面巾,假扮成逃难的百姓。一路上倒是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一路上,宁许和洪三都不约而同的将清妩护在身后,清妩偷瞧了一眼护在她前面一脸谨慎的宁许,心里有些愧疚,是她小人之心了。

    很快他们便来到城东,此时城门处大越正与锦军交战,场上胶着,他们也出不得城门。

    所以洪三和宁许便带着清妩躲到城门口不远的一处民宅里,进去之前清妩还特地看了眼门前的匾额,写的正是宁府。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这宁府也是一早就备好的。

    他们进城之前便商定好,今日江余率领大军佯攻南门,实则东门才是他们的目标。

    江余在南门牵制大部分越军,又将王府暗卫精锐匿于四平军之中,由蒋钦率领主攻东门,接应清妩。

    此时城门未开,说明蒋钦尚未成功,他们只需躲在宁府静待时机。

    宁府实则是大锦在大越的暗桩,今日行动暗探已经调动出去,府内就只有他们三人。

    清妩担心江余的毒和城外的战况,一直心绪不宁,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而洪三此时正贴在门边看城门处的情况,时刻准备着带清妩离开。

    而宁许自进入院内开始,便阴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左右打量了一番,没有觉察到有人,又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清妩和洪三。

    而他二人,各有各的心思,没有看顾到宁许的异常。

    宁许大步走到洪三身后,见他只顾看外面的情况,手下一动,袖子里滑出一把匕首来,她高高举起,就要刺到洪三的背后。

    高举的匕首映照在透过门缝溜进来的一缕阳光上,刺眼的光芒晃了清妧的眼睛,待她看清骇人的一幕,骤然开口“洪三,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