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网 > 都市小说 > 南归路 > 第六章 力敌剑三
    从西山下来,在距离山城十余里附近与两女分开,在附近的村庄买了件普通衣裳,将正穿着的林晚的衣裳换下之后,才大摇大摆向着山城走去。

    山城唐家,若是放在整个夏国的层面,自然是不值一提的,不过在这山城的一亩三分地,影响力却是不小的,整个山城也不知有多少人指着唐家的生意吃饭呢。

    此时唐家,书房之中有一中年人坐在书桌前,书写着什么,中年人大概五十来岁,身材短小偏瘦,面色呈现多年练武的小麦色,眼睛不大,不过却透着一股机警,想来是颇有谋略之人。

    此人旁边一人站立不语,与坐着的中年人有四五分相象,只是微胖一点儿,也更强壮一些。此二人便是唐家的掌舵之人,家主唐彪和弟弟唐豹。

    大概不过半刻钟时间,唐彪将书信写完,放在一边等待晾干

    “兄长,真有必要吗?虽说这两年没少给望岳宗孝敬,前段时间又和望岳宗的宗主定下了姻亲,但真到了请先天高手的时候了吗?虽说身为六大派弟子的剑三很嚣张,九层的修为也颇为棘手,不过我们唐家也还可以应付的。”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剑三且不说,你有没有想过昨夜到底是谁将万剑院的人引到唐家的,查了大半天也没有头绪,隐藏的敌人才是最危险的。萧家高手都不在山城,那人若是齐家的人,说明齐家已经完全和萧家结盟,那人若不是齐家的人,说明山城有一股外来的势力也在敌对唐家,再加上近年来郡守在官面上掣肘,唐家看似家大业大,实则是烈火烹油啊,为兄不得不谨慎。原本还想着与万剑院结个善缘,不想局面恶化如此之快。”

    唐彪说完叫来门外的官家,让其将书信快马寄出。

    萧逸回到萧府之后,先是在传功堂看了下年轻的弟子们上课,又和洪老叮嘱近期把家丁和护院都集中起来,晚间多安排值班。最后才到萧家家主萧潜的书房,在书房中挑了本书看了起来。

    这是一本儒家经典,萧逸虽然不修习浩然之气,不过多看看儒家经典也不错,武艺本就相同,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这个世界的儒家讲究君子六艺,养一身浩然之气,所以儒子并不都是手无缚鸡之力。很多大儒都是聚浩然之气于一身,再反复雕琢和打磨。

    有的顶尖的大儒比起武林宗师也并不逊色,京城浩然书院的院长,也就是朝廷文渊阁首席大学士孔戎便是一位比肩宗师的顶尖大儒。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孔戎大学士执掌的浩然书院也位列在天下六大门派之中。

    傍晚,琴儿匆匆从外面回来,刚要敲门,书房的门从里面被打开,琴儿连忙进来。

    “少爷,齐家家主让家丁传来口信,请少爷务必晚间去往齐家一趟,说有事相商。还有琴儿姐姐派人来报,说知道林晚和不戒和尚的住处了!”

    “嗯,知道了,一会儿你和我一起去吧。”

    “是,少爷!”

    齐家——山城三大家之一,客栈、酒楼、饭庄、布庄、医馆的生意遍布整个青州,不过齐家做事向来低调,萧逸只知道齐家的老爷子,也就是齐琳儿的父亲年近六十,听说修为在十几年前便是第八层,成名绝技弥天掌法更是顶级掌法,据说年轻的时候是军人出身,参加过数次对抗突厥的战斗,后来齐家老一辈家主病逝后,才从军队归来从此掌控齐家的生意。

    其实昨天晚上萧逸偷偷进过齐家,倒是大概知道齐家的格局,这次是第二次进来,齐家客厅前有一个很大的广场,此时天色已晚,借着月光,只见齐琳儿正演练一套剑法。还是一身红装,上下翻飞,剑法凌厉,颇有大将之风。

    “萧大少,你来了,爹爹在里面等你呢!”齐琳儿也看见萧逸和画儿了

    “齐小姐好剑法。”

    “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爹爹告诉我了,你的武艺远在我之上!”齐琳儿翻了个白眼道。

    “咳,哪有的事。”萧逸心中虽然疑惑却没有多问。

    “跟我来吧,爹爹在客厅等你。”齐琳儿接过下人送过来的毛巾,擦了下脸上的汗说道。

    齐老爷子很健壮,脸上满是刚毅之色,可能是早年当兵的缘故,坐姿极为标准。

    见齐琳儿带着萧逸二人来到老人身前丈余位置停下,齐老威严地扫过两人。

    “晚辈萧逸见过齐伯伯!”萧逸拱手行礼。

    “好,很好”说罢,老人突然一掌挥来,看似轻飘飘的一掌,速度极快,顿时让萧逸脸色一变。大脑飞快运转,齐家隐藏了实力,难道齐家要对萧家出手?

    萧逸不敢怠慢,一身修为全力运转,早已极为纯熟的八卦掌向前推去,两掌相对,一阵强风自厅内卷起,琴儿和齐琳儿两个六层的高手竟一时间站立不稳,脸色发白的看着中间二人。接下来萧逸和齐老又先后过招几十次,齐老真气总量稍逊萧逸一筹,不过老人内功精纯远超萧逸想象,掌法更是毫无破绽,因此几十招下来萧逸已然落了下风,一时间冷汗直下,十几年来第一次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

    就在萧逸心思急转之下,那边齐老已经收回了掌法,退后两步站定。

    “前辈,这是何意?”

    “昨天齐家的不速之客就是你吧?好一招祸水东引、驱虎吞狼之计,却是比你爹狠辣多了!”

    “晚辈不明白前辈的话。”萧逸眉头微皱,不知哪里出了差错,不过当然不会承认。

    “万剑院的剑三曾经找过我和唐家的人协助他捉拿不戒和尚二人,惟独没有去找萧家的人,当时便觉得奇怪,于是便调查了下,原来你与那不戒和尚的同党一起在我们齐家的迎客居出现,所以剑三不但没请萧家帮忙,反而防备着萧家。昨夜突然有高手闯入齐家,我就有些奇怪,下午琳儿说你出现在城外西山,结合昨天夜里有高手强行出城,我便有此猜测,如今看来是没错了。”

    “不知前辈有何打算,可是想将在下擒下送于剑三。”萧逸说完,琴儿脸色一变,向萧逸方向靠了过来。

    “你不过区区十六岁,能接我这么多招的确难得,念在你昨夜的目标只是唐家,不是我齐家,老夫便不与你计较,刚才的几招一是还你昨夜利用老夫的因果,也是告诉你莫要小看了别人。”齐老爷子坐下说道,“好了,我们开始说正事吧。”

    “齐伯伯恕罪,小侄赔礼了!”

    “嗯,贤侄,不知萧老弟是否和你提过两家结盟之事?”

    “齐伯伯,父亲确实说过此事。”萧逸看了眼齐琳儿说道。

    而对方也狠狠地瞪了萧逸一眼。

    “本来此事我还有些犹豫,不过山城局势越来越复杂,我有预感,怕是山城局势还会继续恶化。当此之时你我两家要守望相助啊!因此今日将你请来商量此事。”

    “不知齐伯伯有何想法?”萧逸不动声色道。

    “原本我还拿不定主意,怕委屈了琳儿,今日见贤侄果然深藏不漏,年轻一辈想来无出右者,老夫甚是满意。因此我希望你和琳儿尽快将婚事定下来,从此你我两家共同御敌,不管山城局面如何恶化,你我齐萧两家才能与之周旋。”

    “好叫齐伯伯知晓,结盟之事想来父亲万分赞同,我也没有意见。不过婚姻大事,父亲不在,在下是在无法做主的,另外齐小姐温婉善良,小侄也实在怕不敢高攀。”

    “璞,萧大少,我还没反对呢,你竟敢拒绝!”齐琳儿笑骂道,“爹爹,我不要,我就在家陪爹爹!”齐琳上前一边和齐老撒娇,一边朝萧逸翻个白眼。

    “傻丫头。”齐老食指宠爱地点了齐琳儿下。

    “订婚之事不急,等事情平静了再说也好。不过京城浩然书院招生在即,我已经托人安排琳儿去考书院,贤侄你可有加入其它门派的想法,若是愿意,老夫可以推荐你二人一同前去,毕竟在书院之中就可以躲过这次山城的风雨。”

    “多谢齐伯伯好意,父亲一时回不来,此时又是多事之秋,小侄自当坐镇萧家才是。”

    萧逸在齐家与齐老爷子商量一个多时辰才敲定了具体的合作细节,然后才和琴儿出了齐府。

    半个时辰后,城南一间茶馆外,萧逸敲了敲门,里面出来一二十出头伙计打扮的人,见识萧逸二人,连忙请进茶馆之中。

    “公子,衣服准备好了。”一身夜行服的侍剑说道。此间茶馆便是侍剑的人近日盘下来的,此地平日人员复杂最容易打探消息。

    “嗯,给我吧,琴儿,一会儿你自己先回府。”

    “是,少爷!”琴儿乖巧地回道。

    半个时辰后,城南正街上

    “侍剑,你说的藏身之所就在这里?”一身黑衣的萧逸对身后的侍剑问道。

    “是的,公子,不戒和尚和林晚公子就在这间妓院里面。”

    “这么说,这间妓院不简单啊,山城的大半妓院、赌坊、漕运、镖局、货站都是唐家的产业,难道这二人和唐家还真有什么关系不成!”

    “不是的公子,据我打探的消息,这间雅春楼不是唐家的,其管事的人也不是青州本地人。”

    “嗯,你之前说不戒和尚两人就在此地,而且有别的人白天的时候也盯上了此地?”

    “是的,我是跟踪唐家的人才找到此地的,那不戒和尚两人应该还不知自己已经暴露。”

    “走吧,去看看!”

    当萧逸二人在妓院一座清幽小院找到林晚两人的时候,两人状况可是很不好。

    只见小院之中,林晚和不戒和尚背靠着背警惕着看着周围的人,只见十余个手持长剑的万剑院的人正戒备着包围着二人

    此时矮胖的不戒和尚面色苍白,额头见汗,嘴里喘着粗气,身上数处中剑,却是新伤加旧伤明显已经是在苦撑。而身后的林晚则好一点儿,不过也是气喘吁吁,右手手臂上有一道不轻的划伤。

    “今日说什么也不会让你们跑了,投降吧!”剑三回头看了下受伤的几个师弟,狠狠地说道。

    “哼,大不了同归于尽,想用我对付我师尊,别做梦了!”

    不戒和尚骂道。

    “林晚,一会儿我用秘术缠住他们,你赶紧走,还有一丝机会。”不戒和尚又低声和林晚说道。

    远处接着树上的萧逸眉头紧皱,且不说那剑三乃是九层顶峰的一流高手,光是身后的十多位七八层的高手就极为棘手。便是两人没有受伤也不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而以此时两人的状态,明显发挥不出几分实力。

    就在萧逸思考如何救人之时,只见万剑院包围圈中间的不戒和尚接连在自己胸部的气舍穴、天枢穴、或中穴和腹部的巨阙穴拍了一下。之后只听不戒和尚一声巨吼,竟有虎啸狼嚎之势,紧接着双目微红,紧握铜棒的右手条条经脉凸起,仿佛一条条蚯蚓一般。

    不戒和尚冲着剑三当先一棒击去,剑三脸色微变,持剑横档,剑三本就使用重剑,因此碰见敌人想要角力之时很少躲避。

    一阵刺耳撞击之声想起,隔着百余米的萧逸也听得清清楚楚,而场中的两人,那剑三连退两步,而不戒和尚也退了两步,显然两人这次碰撞竟然是平手。

    随即不戒和尚便又雨点般砸去,这次还把剑三身边的数人笼罩在棍影之下,显然不戒的秘法刺激之下竟然功力大增,短时间缠住了几人。

    “和尚,不要纠缠,快走。”林晚击退两个纠缠的万剑院弟子,冲不戒和尚喊道。

    不戒和尚又一声大吼,桐棍一记横扫千金使出,包括剑三在内的数人都向后跃去,趁此机会不戒和尚连退两大步到林晚身边,顺势一棍将一个万剑院七层的弟子砸中,那弟子虽然长剑横档了一下,不过还是被连带长剑砸中了肩膀,显然一条右臂被废掉了。

    “走”不戒和尚左手抓起林晚一扔,扔出数丈远,自己又要拦住众人,显然他自己知道,过了一时三刻自己便会倒下,此时和林外离开无论如何也无法逃掉。

    萧逸见此,手中数枚铁钉扔向众人,虽然在百米之外扔的铁钉,但是以萧逸九层的深厚功力,还是有两人中了暗器,其他几人也是一阵手忙脚乱。

    趁此机会,和尚一犹豫也和林晚一起向着院外逃去。

    “你去跟上他们,留下暗号,我稍后就来。”

    “公子小心”

    话音刚落一道长剑破空袭来,萧逸跳下树来躲避,回头看去,原来是剑三看出铁钉发出的方向,踢起地上的一把长剑逼自己露面。

    “你是谁,藏头露尾,竟敢管我的事,难道也是魔教的人?”说罢剑三奔向萧逸

    “你们去追那两人,那和尚身受重伤,又用魔教邪术强行运功,一时三刻必定倒下”

    说罢,剑三提剑向萧逸奔来,一道长虹贯日使出,直刺萧逸胸口,萧逸知道剑三使得是重剑,因此并没有硬接,而是闪身躲过,同时长剑刺处,直取剑三首级。

    剑三歪头躲过,同时重剑横扫,萧逸双腿用劲腾空而起,在空中翻个跟头,手中长剑就着翻转之势撩向剑三前胸。

    剑三重剑横档要将萧逸长剑拦下,只是突然间萧逸长剑上撩之势骤停,收剑改刺。剑三横档的重剑没有迎来萧逸的剑,只觉一拳打向了空中,顿时一阵胸闷。随后一道剑光袭来,剑三本能的把头一偏,长剑带着一缕长发飞回。

    萧逸落地,剑三脸色阴翳地仿佛滴出水来。剑三虽然不认识萧逸的分光剑法,但是剑法之诡异确实少见,剑三收起小视之心,向前跨出,又是一招刺来,这次剑势更急,真气鼓荡之下竟然使得剑尖隐约可见一点光芒。

    萧逸脸色一变,这分明是剑法和内力修为到了极为高明的境界的征兆,自此精修数年,这剑三定能修炼出来所有剑修极为推崇的剑芒出来。

    两人距离不远,剑三此招又迅猛无比,闪身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只得长剑自下而上避过锋芒,将原本刺向胸口的一剑斜向上撩去,同时运起青萝步像另一侧矮身躲去。

    萧逸刚在旁边立住,那边剑三重剑便又袭来,这次躲闪不及,萧逸只好横剑硬接重剑,萧逸一手执剑柄,一手推剑身。顿时,萧逸手中长剑迅速弯曲,接着剑三的重剑带着萧逸的弯曲的长剑一同撞在了萧逸身上。萧逸连退三步,将地上踩出三个深半寸的鞋印,借着后退之势才卸去大半力道。

    抵住剑三的重剑后,萧逸突然撤去剑身的力道,剑三来不及收劲,被劲力牵引向前踉跄两步。而萧逸身体一错,不退反近,直达剑三身前一尺,手掌一伸,八卦掌打向剑三,剑三去势甚急,重剑不及收回,只得将胳膊挡住胸口,萧逸的一记八卦掌连带着剑三的左胳膊撞到了剑三胸口,剑三去势被迫停止,身体倒飞数米停下。

    两人你来我往不过数招便对对方深深忌惮,萧逸之前虽然见过剑三出手,不过亲身经历过才知道与之对战的凶险。重剑势大力沉,配合剑三的九层修为,除非像不戒和尚的桐棍或者厚重的大刀能够硬拼,使剑之人碰到他却是束手束脚,另外剑三精研剑法多年,出剑速度竟然还在一般的剑修之上。

    剑法既快且重,不愧是万剑院的核心弟子,若不是来到山城之后自己剑法又有突破,怕只能逃走了。

    平抑了下翻腾的胸口,萧逸这次抢先出手,流云剑法和分光剑法交替使出,配合青萝步法,以攻代守。

    而剑三呢,知道眼前的黑衣人剑法诡异,速度身法极快,于是将重剑翻转,连连当下敌人的快剑。

    剑三的剑比一般的剑重得多,差不多有七八十斤重,剑身比一般的长刀还要宽,用其防守确实是滴水不露。

    只见场中两道身影你来我,转瞬间百余招已过,两人都没占到丝毫便宜,突然间萧逸面色一变,身体后退丈许,那剑三也顺势停了下来。

    萧逸一甩长剑,只见几片破碎剑身落地,原来萧逸的长剑品质有限,和剑三战斗良久终于不堪重负破裂开来。

    剑三见此面上一喜,顿时向前强攻,萧逸运起真气灌注于手中剑柄,将剑柄当做暗器向剑三掷去。正面扔出的暗器自然伤不到剑三,不过却使得剑三上前之势不得不停下来,向一旁躲去,趁此之时,萧逸运起轻功跳上身后树枝,然后一跃跳到院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