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网 > 都市小说 > 南归路 > 第八章 柳若水
    虽说当了五品的青州盐运特使,不过萧逸知道这算是一个临时的官职,恐怕等自己将青州盐场改制完成,这个临时官职就会被撤掉,到时只有五品的虚职和俸禄了。所以萧逸的眼光还是放在了萧家事情上。

    另外由于还需要等吏部的任命,所以萧逸回萧家之后暂时没有告知任何家人。

    夜晚,月暗星稀,当萧府大部分人都入梦之时,萧府侧门旁边的围墙上翻过一道黑影,黑影速度极快,近看之下,原来是一位身穿夜行服的蒙面之人,隐隐看出玲珑的曲线,应该是一女子。

    黑衣女子进入萧家之后,虽然萧逸早已经加派了人手巡逻,不过显然女子轻功极高,前后几次躲过巡逻的护卫,然后顺利进入到后院之中。

    女子似乎对此地的地形比较熟悉,显然不是第一次潜入萧家,因此径直来到原大老爷也就是萧逸大伯的房间,男主人两年多前便去世了,因此房间内只有萧逸大伯母王氏在睡觉,隔壁房间住着伺候的丫鬟,不过显然隔壁的丫鬟也已经休息了。

    女子身在门外,见房间已经上锁,因此从身上摸出一枚绣花针来,将绣花针透过门缝直刺入里面的门栓,滑动几下,那门栓便轻易被划开,之后房门微开,女子闪身进入。

    而后女子随手将王氏点了昏睡穴,之后黑衣女子径直走到屋内的一张装饰画的前面,将画移开,露出里面的墙壁,女子在画后面墙壁的中心处用力一按,只见这面墙壁向里面翻转过去,原来此处竟有一处密室。

    黑衣女子取出一支火折子,然后向密室里面走去。从密室台阶下来是一个大概七八十平方大小的空间。里面有几口箱子,女子将其打来,原来箱子里面都是银子,粗算大概有近万两左右。

    女子没理会里面的银子,又看向一边的书架,随手拿起一本书,上面是萧家店铺的账本,不过都是几年之前的了。连续翻了几本都是如此。

    女子摇摇头走向另一个书架,这个书架上有几十本书。随意拿起一本,上面写着“烈焰掌”三个字,女子一怔,好似在哪里见过这门掌法,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飞快地翻看了起来,不过一刻钟,女子将秘笈看完,双目微闭,似乎是在回忆。

    然后女子就在这密室中随意舞动起来。若是萧逸在此定然会大吃一惊,这不过才演练两遍,女子不知为何竟好似将掌法练到了极为高明的层次。

    之后女子又翻看起来书架上的“分光剑”“提纵术”“排云掌”“断魂刀”四门武艺,每一门武学都只用了极短的时间,等全都演练熟悉后也不过一个多时辰的时间。

    之后女子似乎对其他十来本秘笈并没有兴趣。而是将当年萧家大老爷对这些武学的心得细细看着,这次看的更认真,仿佛比那些秘笈更重要似的。良久,女子将武学心得放回书架

    之后女子的目光落在了书架上的一张信封上,女子见此,没有犹豫,将信封拆开。

    阅读之后,女子长叹一声,原来是当年萧家大老爷的遗书,女子知道应该是当年大老爷遇害之前就有预感,因此先写下了遗书,不过似乎中间出了什么岔子,导致这封遗书两年多来并没有面世。

    女子想了想,将遗书贴身放好,然后转身离开。当女子走到密室门口,见门口一旁的兵器架子上摆着寥寥的几件兵器,而其中一个物件引起了女子的注意。

    那是一个小箱子,箱子上有些灰尘,不过箱子很精致。将其打开后,原来里面是一套白色长裙,长裙样式极美,而且不带一点杂色。女子想到了遗书里面提到的萧大老爷花了数万两银子给其最疼爱的妹妹准备的一件护身宝物,是一件白色长裙,信中提到这件宝物水火不侵,刀剑不伤,应该就是眼见这件了。

    黑衣女子面色凝重,将取出的长裙拿起来仔细检查,女子想到了什么。将自己的短剑拔出猛地刺向长裙,结果长裙并没有丝毫损坏,女子随即运起九层的真气,双手一撕,也无任何的缺口,女子满意地点点头。

    女子比较了下大小,竟然与自己的身材完全合适,好似完全为她量身定制一般,于是女子将其收入自己的怀中。女子抿嘴笑了起来,由于带着面罩,只能见到弯弯的眉毛煞是好看。随后摸了摸胸口的信封,女子笑声收起,长叹一声,随后走出密室。

    萧逸的宅子内,此时已经是后半夜,萧逸自然早早地睡下了,不过另一个房间中的画儿却并未睡下,画儿此时正在修习内功。

    平时画儿需要服侍萧逸,还要处理杂事,偶尔还要出门替萧逸办事,虽说是琴儿和她两人分担,但是画儿有自己的心思。若是甘心做个普通的侍女,跟着少爷身边自然是很轻松的,但是若要真的帮到自家少爷,武学方面便要能跟上少爷的步伐,少爷虽然懒散,但是少爷天赋异禀,和自己同样的年纪却早早就触摸到了先天的边缘,而自己呢,不过区区后天六层的修为,来到山城之后,明显感到修为的不足。

    因此十余日来画儿一直很努力地修炼,希望早日能突破到后天七层。

    正在画儿专心修炼内功之时,画儿的耳朵微动,原来是听到自己的房间上空有轻微的踩踏之声,声音很轻,显然来人轻功极高。

    画儿双目睁开,伸手拿上自己的长剑向门外奔去。

    出得房间来,画儿见一黑影刚刚离开小院中的枣树树梢向远处奔去。

    也是黑衣女子运气不好,萧府虽然是江湖世家,但是真正有可能发现她踪迹的其实只有萧逸一人,最多萧洪老爷子的八层修为勉强也可以。但是她偏偏经过画儿的房顶,偏偏画儿正在修炼并未睡下,结果就是意外地暴露了。

    眼见黑衣女子轻功极好,画儿娇斥一声,脚下运劲踢起一块石子,石子飞速向那黑衣女子飞去。

    黑衣女子此时正处在空中,无法借力,因此拔出短剑将石子击飞,不过也因此速度大减,被画儿追上。

    画儿和琴儿从小被萧逸培养,乃是萧逸身边最亲近的人,最近几日也开始修炼萧家的分光剑法等从萧潜那里得到的武艺,因此虽然只有六层上境的修为,不过武艺也算不俗。

    只见画儿长剑直刺黑衣女子面门,黑衣女子侧身闪过,同时手中短剑横向挥出,黑衣女子内力极高,出剑速度也极快。画儿长剑不及回防,只得双脚发力腾空而起,同时手中长剑自下而上撩起,哪只那黑衣女子,左手突然现出一枚绣花针,手指曲弹,绣花针急射而来,好在黑衣女子并没有取人姓名的想法,因此绣花针射入了画儿的右肩膀。

    顿时画儿闷哼一声,右手再也拿不住长剑,同时连退几步才站定。画儿看了下右肩的细微伤口,出来的鲜血是红色的,画儿松了口气。

    黑衣女子正待离开,突然一物从附近的一房门中飞出,黑衣女子连忙用剑格挡。只听“铛”地一声,暗器和短剑发出一声脆响,黑衣女子被震得退了一步。

    女子甩了下有些发麻的右手,面色凝重地看着从房门中出来的身穿睡衣的男子,见到男子面孔黑衣女子愣了下,似是没想到在此处见到这人。

    “你是何人,为何半夜闯入我萧家?”萧逸面色有些阴沉地说道,萧逸一想到竟然有人在自己的院子中经过而自己竟然没有感觉,要不是听见外面的打斗声自己还睡着。看来以后要想个办法了,不然说不上哪天被人把首级割了去都不知道呢。

    黑衣女子并没有回答,而是向萧逸甩出数枚绣花针,此时身处险地,女子自然不敢纠缠,绣花针出手后也不看结果,右脚一点,身形快退数丈,而后便翻身飞出院墙。

    萧逸见有暗器袭来,施展青萝步躲过,眼见黑衣人向外逃去,萧逸也追了过去,因为萧逸没带剑,路过画儿身边,将画儿的长剑捡起。

    此时黑衣女子已经距离萧逸近百米距离,两人一前一后向远处奔去,此时附近的几个护卫也向两人方向赶来,不过这几个护卫对女子来说没啥威胁,轻易便被女子摆脱,也并未因此停顿分豪。而萧逸见那女子的轻功极高,再回想之前使用的暗器的绣花针似乎见过,面露疑色。

    女子逃了一会儿,眼见前面便是院墙,女子速度再增,真气运转准备跳出墙外,突然听见身后破空之声传来,女子横移两尺,躲过身后的暗器。仔细一看,是三枚棋子,此时三枚棋子镶嵌在墙上,显然力道不小。

    女子再要施展轻功跳出,那边萧逸将真气提升至最大,双脚在地上重重一沓,瞬间飞出二三十米,落到女子身前数丈远。

    “你来萧府做什么?”萧逸沉声问道。

    “找一样东西,确定一件事。”

    “来萧家找东西?找到了吗?”

    “也许找到了,我不确定。”

    女子说完,萧逸沉默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对待此女。

    就在此时侧面传来娇诧之声,萧逸往那边望去,原来是琴儿向着两人飞来,琴儿轻功很好,近前之后,便当先提剑此去。

    “小心!”萧逸知道琴儿不是女子对手,连忙提醒,同时也提剑加入战团。

    萧逸使用的是分光剑法,而且速度很快,剑法使出便是剑光一片,与琴儿的流云剑法相互配合。

    而那女子,右手持短剑准确地从一片剑光之中找到真正的剑身,两人的剑相互碰撞,击出一丝火花,又迅速分开。

    琴儿的长剑则被女子闪身躲过,而后手中短剑借着和萧逸长剑分开的力量,向琴儿荡去。

    琴儿收剑回防,被女子的短剑击中,虽然事出突然女子只来得及灌注六七成的真气,不过还是把琴儿击出数米远。

    萧逸见琴儿在碰撞之后吃了亏,怕琴儿有失,不敢怠慢,挺剑上前,与女子认真打斗起来。

    萧逸全心投入之下,各种剑法、掌法和身法交替使用,神念开到最大,仔细观察和分析着女子的一举一动。

    虽然两人同为九层高手,不过萧逸本就内力略强一筹,再加上神念的玄妙,因此很快便占据主动权。不过女子轻功身法还在萧逸之上,又对萧逸的数种武艺颇为了解,因此短时间也分不出胜负。

    两人越来越快,琴儿已经插不上手,只能在一旁戒备着。

    当身边有家丁护卫赶来,琴儿眼见两人已经接近两百招还没分出胜负,顿时有些焦急。

    不过很快琴儿露出狡猾的笑容,吩咐家丁去端了半瓢水过来,又嘱咐几句,琴儿悄声接近两人身侧。

    家丁见琴儿准备好,将水向两人泼去,同时喊道“小心有毒。”

    黑衣女子眼见周围护卫不断增加本就在戒备着,突然泼来的“毒液”使她慌乱躲避,余光见到对面萧逸正上前靠近自己,面色一紧,连忙抬剑向萧逸刺去。

    而萧逸呢,余光见到琴儿的小动作,两人自小一起长大自然知道琴儿的虚张声势,于是瞧准一个破绽便要出剑制住眼前女子,谁只此时琴儿在女子斜后方刺来,此时女子根本来不及躲闪身后的琴儿。

    萧逸在女子第一次开口说话之时就确定这是前些时日见到的白衣女子,虽然不知道为了什么来到萧家,但是自然不会想让其殒命。因此长剑横档,架住了女子的短剑,同时左手一楼女子后腰,一个翻转,眼见两人便都脱离了琴儿斜刺来的一剑,而琴儿呢,眼前的女子变成少爷,自然也将长剑向一遍荡去。

    可是被萧逸搂住的女子,右手的短剑被架住。虽然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后腰突然被萧逸搂住,身体一疆,紧接着左手一掌打出,正中萧逸胸口,两人身体迅速分开。

    萧逸吐血飞出方向正是琴儿长剑方向,长剑收势不及,勉强避过萧逸后心要害,在萧逸左肋下划过,留下一条大概十多公分的口子,一时间鲜血染红了一片。

    “少爷,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琴儿连忙将长剑丢下,扶住萧逸,帮萧逸捂住伤口。

    那边白衣女子刚刚站稳就见到萧逸受剑伤倒地,此时女子还有些茫然,不知出了什么变故,只以为萧逸搂住自己后腰不是要轻薄自己就是要封住自己的后腰要害。

    因此见萧逸受了伤,旁边护卫也纷纷上前合击自己,女子运气跳起,飞出院墙走了。没了萧逸和琴儿的牵制,护卫们自然无法再追。

    萧逸中剑之后见琴儿哭的梨花带雨,想安慰两句,只觉胸口一阵火辣,吐了一口血后便昏了过去。

    萧逸的卧室中,此时屋内萧洪老爷子一脸严肃地给萧逸把脉,一旁刘氏、萧战以及琴儿画儿都安静地站着。

    良久,萧洪老爷子又将萧逸前胸的衣服解开,只见一道掌印正印在萧逸的胸前,萧洪老爷子用手轻按了下掌印,只觉一股阴寒之气传来,同时昏迷的萧逸发出一阵闷哼。

    “夫人,萧逸大少爷此次受伤颇重,剑伤伤口很深,出血不少,不过最关键的是这阴寒的掌法相当霸道,应该是一门顶级的掌法,像是传说中的玄阴掌,阴气进入筋脉和肺腑之中,一时间很难拔出,不过好在这掌法似乎还没有修炼到家,所以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另外我需要再抓几副药配合烈焰掌的掌力帮大少爷压制内伤,在此期间大少爷需要静养,不可再受伤才是。”

    “萧老,小逸何时能够醒来?”刘氏问道

    “说不好,可能在今夜,也可能是明后天。大家先散去吧,不可惊扰了他。”

    且说柳若水,也就是夜探萧家的黑衣女子回到自己的幽静小院之后,回忆起与那男子的争斗。前后两次交手柳若水已经知道此人的内力修为比自己还要高一丝,而且各种拳掌招数极为灵活,显然天赋极高。

    想起那人,便又想起初次见面时被此人窥探的情景,以及最后搂在自己腰间的手,虽然当时很生气和恼怒,不过此时想起当时的情景,恐怕是他救了自己一次,还有自己打向他的一记重掌,也不知那人伤的重不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