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网 > 都市小说 > 南归路 > 第十一章 林婉儿
    “是剑少爷,不,是萧剑!”萧全哭诉道,“前些天我们将赈灾粮安全运达之后,大家便松了一口气。休息一日后开始回返。谁知数日前傍晚,我们在客栈休息之时,二老爷留下萧剑在房内商量事情。当时我在门外不远处巡逻,谁知突然听见房内惨叫一声,我赶紧过去,在门外询问了一句,里面没人回话,我担心有事,便闯了进去,眼见萧剑正从二老爷身体中拔出佩剑。”

    “那萧剑呢,可是控制住了?”

    “当时我连忙拔剑向萧剑刺去,和那厮争斗了一会儿,打了他一掌,不过被他逃了,然后我查看了二老爷的伤势,当时已经没了呼吸,含恨之下,我带人追杀了那厮两日,终于将他杀了!这才赶紧回来通报少爷你。”

    “萧剑和父亲的尸首哪天能到山城?”萧逸沉声道,虽然自己与萧潜感情不深,甚至近十年都没见过面,但是还是忍不住悲从心中来。

    “二老爷的尸体大概晚上能到,萧剑除了中了我一掌,还被另一个护卫一剑刺中要害,而后坠入河中,死不见尸了!”萧全道。

    “确定死了吗?”

    “当时的情况绝没有机会活着!”萧全肯定道。

    “家里的护卫们伤亡大吗?”

    “那萧剑不知为何临死前剑法大进,我们死了十几个兄弟,若不是之前受了重伤,怕伤亡还要更大!”

    “萧全,你先去治伤吧,被杀的兄弟我会好好安葬的,辛苦你了!”

    “多谢少爷!”

    “琴儿!”

    “在,少爷!”琴儿自远方快速走来。

    “你亲自带人去把王氏看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踏出萧家一步!”

    “是,少爷。”

    “铃铛,你去请姨娘还有洪老来正厅!”

    “是,少爷!”

    两人走后,萧逸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烦闷,坐下运功一个周天,将蠢蠢欲动的伤势再次压下。

    “萧家的家主萧潜死了”,“唐家家主的女儿失踪了”两条爆炸性的消息几乎同时传遍了山城,哀伤的萧家,暴怒的唐家,山城就像是一个桶,随时要被点着。

    夜间,萧家正厅之中,萧剑、刘氏、王氏、萧战、洪老、以及之前在传功堂教学的数位萧家德高望重的元老聚在一起,另外山城附近的十几家商铺的掌柜和管事也闻讯赶来。大家面有悲色,显然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虽然萧逸武艺远在萧潜之上,但是毕竟来山城的时间太短,别说萧家外地各方掌柜和管事,就是萧家院内的很多人对萧逸都还没熟悉。

    此时萧潜突然被杀,尤其凶手还是萧家大老爷的儿子,有山城第一天才称号的萧剑,在大多数人眼中,那真是萧家后继无人、大祸临头了。

    “夫人,逸少爷,如今二老爷去世,大家都很悲伤,当务之急有两件事要办!”洪老道,“第一自然是尽快让二老爷入土为安。第二就是萧剑已经死了,那王氏该如何处置?”

    “萧剑刺杀二老爷,王氏自然该杀!”说话的是一位与萧潜一起外出押粮的护卫副统领。

    “胡说,且不说二老爷的死还有蹊跷,无缘无故剑少爷怎会刺杀二老爷。就说王氏乃是萧家的长子长媳,如何能如此处置!”说话的是传功堂的传功师父宋老,宋老跟着老太爷和萧剑的父亲数十年,立功无数,在萧家地位不在洪老之下。

    “宋老此言不错,祸不及妻儿父母,萧剑的错,萧剑已经付出了代价,无论如何不该祸及其母王氏!”说话的是传功堂的王老。

    “夫人,您说句话。”米商总掌柜萧鹏飞说道。

    “夫君身死,我身心俱疲,哪有主意,你们商量吧!”刘氏搂着萧战哭道。

    “逸少爷您说此时该如何处置?”萧鹏飞又对萧逸问道。

    “王氏乃是大伯的夫人,此时首恶已除,王氏不会武艺,自然不再追究,这样吧,让王氏立下重誓,此生不得做出加害萧家之事,然后便搬出萧家大院吧!”

    “也好,城东有座别院,环境也算清幽,以后就去那里吧!”洪老爷子道。

    “夫人,逸少爷,王氏一弱女子如何生活,老夫得蒙萧家大老爷提点,愿追随王氏而去,还请夫人和逸少爷见谅!”说话的是萧家的一位护卫副统领。

    此人说完,又有传功堂的宋老,以及七八位掌柜纷纷出言,萧逸知道这些人代表的是一群得蒙大伯甚至爷爷恩惠的人,不能说他们不忠于萧家,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萧逸看了眼诸人,点点头道“也好,诸位需同样立下重誓不得做任何有害萧家的事,如此我萧逸和姨娘也算对得起王氏,对得起大伯一支了!”

    “多谢逸少爷!”宋老作揖道。其他人不管真心假意纷纷道谢。

    待众人立誓后,萧逸挥挥手让他们离开。

    经此一事,大厅中冷落了不少,萧府上下的跟着离开的家丁丫鬟也少了小半。萧逸看向厅内剩下的掌柜、管事和元老。

    “从今日起,萧家在外的诸位掌柜、管事以及护卫、家丁月钱涨两成,城外租户今明两年的佃租减免三成”

    “谢逸少爷!”众人拜谢道。

    “好了,各位掌柜、管事,我萧家虽逢大变,但只要还有我萧逸在,萧家自然不会倒,萧家还会是山城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诸位先回去掌管店里的生意吧,等父亲下葬我会安排人通知各位的!”

    “是,逸少爷”“逸少爷,节哀”

    等掌柜们离开后,萧逸看向萧家剩下的人。

    “洪老,萧府这几日办丧事,一概不接待外人,一切事物要多靠洪老费心了!”萧逸对洪老作揖道。

    “哪里的话,二老爷不幸被害,以后还请逸少爷在萧家生意上多费心啊,这些都是萧家几代人的心血。可惜萧家男丁接连横祸,实在令人扼腕!”洪老老泪横秋。他老人家大半辈子在追随萧家人,这里就是他的家,此时不禁悲从中来。

    “萧全,你以后就是萧家的护卫大统领,我从郡守老爷处借得三百弓弩,以后萧家的安全就靠你了!”

    “是,逸少爷”萧全单膝跪拜道。

    “小莲,以后后院的事就交给你了!”

    “是,逸少爷!”小莲也就是刘氏的贴身丫鬟,先是看了看刘氏,见刘氏没意见,点头答应。

    “华老,传功堂传功老师和学员少了一些,这几日你们先正常授业吧,等忙完家里丧事,我会重新和你商量的,以后华老就负责传功堂吧?”

    “是,逸少爷”

    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好,天已经快要亮了。眼见洪老开始布置萧府、通知亲友。萧逸将哭晕了的刘氏搀回内宅,嘱咐小莲照顾好刘氏。

    上午,萧逸正在萧潜的棺木前戴孝跪拜,神念感应到侍剑匆匆赶来,萧逸没有什么动作,依旧背对着门口。

    “少爷,望岳宗姬宗主的小儿子姬少言和先天高手童千斤昨天到山城了,此时正在唐家!”侍剑道。

    “两人的修为调查清楚了吗,另外两人有什么特别的举动吗?”萧逸添送纸钱的手一顿,说道。

    “很奇怪,两人昨晚一到唐家,就要唐彪下令满城找一个人,说是一个扒手偷了他银子。”侍剑道,“一个后天八层,甚至还有一个先天的高手竟然被一个扒手给偷了,真是可笑。”

    “嗯,是有些不同,你也查查是何方神圣敢触望岳宗的霉头。”萧逸道,“另外你给我查查父亲这次遇刺的细节,我还有事想不通,若是萧剑因为萧家的继承问题要杀父亲,岂会几乎在大庭广众之下刺杀,这不是自绝于人。另外萧剑的尸体既然没有被找到,还要继续寻找!”

    “是,少爷。”侍剑回应道。

    “嗯,回头我会通知下去,你以后就是萧家护卫副统领,回头再安排一些你的人进萧家内宅。内宅大多都是女眷,还是你的人更方便保护些,姨母和萧战不会武艺,多派些人保护。”

    “好的,少爷!”侍剑道,“另外,昨夜城北刘掌柜的女儿失踪了,前段时间就传淫贼草上飞在青州做了几件案子,听山城的总捕头展大人判断,昨天的案子很可能是草上飞杨燕做的。”

    “嗯,展玉展大人既然号称‘青州第一神捕’,想来她说的话当有几分可信。”萧逸道,“这样吧,你也多注意些,若是有那杨燕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有这种人在暗处。实在不是件好事!”

    “是,少爷”

    如果说此时的山城几大势力中最伤心自然要数唐家,不过要说最愤怒的却是望岳宗的姬少言姬大少爷。重要的掌门令牌被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小偷偷走后,本来到了唐家要请唐家兄弟帮忙调查,谁知自己的未婚妻竟然在前一天意外不见了,姬少言的愤怒可想而知。

    恰巧采花贼杨燕昨日竟然在山城作案了,这不能不然姬少言和唐家的人怀疑小姐怕是遭了毒手。

    想他姬少言何时吃过如此大亏,若是传言出去他也不用混了,怕是要被师兄弟笑死,当下也顾不得其他,寻找丢失的掌门令牌和唐家小姐要紧。

    午夜,月暗星稀,一座不起眼的院落,一道黑暗的身影渐渐清晰,只见此人一个闪动便前行了十来丈,整个动作迅捷无比却又无声无息,一身轻功真的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此人身形干瘦,大概三十多岁,正是让姬少言恨得牙痒痒的杨燕。

    看着前方房间早已经息了火光,草上飞杨燕露出一丝笑意,从怀中拿出一个铁质的空心管似的物件,透过窗户轻轻往里面一吹,便见一缕缕青烟向着屋内吹去。

    过得盏茶功夫,杨燕轻易去掉房门锁,向屋内窜去。

    接着听见屋内一道惨叫喊出,然后一道人影飞出,落在院中,正是狼狈的杨燕。

    “林婉儿,你太卑鄙了,竟然下毒!”杨燕惊怒交加。

    房门一开,正是萧逸熟悉的林晚,片刻后旁边的另一间卧室中不戒和尚也出门来。不过不戒和尚并没有穿鞋子,显然是刚刚被惊醒。

    “哼,我和和尚东躲西藏这么多天,若是不小心谨慎怎会还有命活着,再说你要是不想进屋害我,又怎会被我洒在地上的夺命钉暗算,这上面涂的可是我是师父亲自制作的毒药,你自求多福吧!”若是萧逸在此定会被惊道,这林晚穿衣打扮虽然还是他当日见到的样子,但是言谈举止包括说话的声音宛若一个妖艳女子般妖娆。

    “什么,红拂女的药,惨了惨了,不戒大师救命啊!”杨燕哭喊道。

    “叫谁也没用,你既然敢暗算我,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完好地走出去。大和尚,你帮我还是帮他?”显然后面这句话是对不戒说的。

    “婉儿师妹,杨兄也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杨兄该是看见我的求救信号赶来帮咱们的,你就帮他解了毒吧!”不戒和尚对林晚,也就是林婉儿说道。

    “婉儿姑娘,杨某虽然色胆包天,但是你们披香殿的核心弟子自小就修习红拂殿主传下的炼精化阴之术,我哪敢动什么歪心思,再说杨某哪能对同门下手?”杨燕讪讪地说道。

    “哼,给你,服下吧!”林婉儿扔给杨燕两颗药丸。

    “谢谢,谢谢婉儿姑娘!”杨燕连忙服下。

    “喂,你刚才吃的两颗药丸,一个是解药,另一个是泻药,咯咯。。”

    “啊?”杨燕脸色一苦,满脸黑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