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网 > 都市小说 > 南归路 > 第十二章 凌空虚度
    且不说林婉儿、不戒和尚与杨燕在小院中商量如何离城,这边白衣女子柳若水趁着夜色翻墙混入了唐家。柳若水与萧家、齐家等本地势力不同,她此时并不知晓望岳宗的先天高手已经入住了唐家,甚至都不清楚唐家身后的势力是六大门派之一的望岳宗。

    此次并不是柳若水第一次潜进唐家,她买下唐家旁边的小院本就是为了方便进出唐家,因此唐家对于若水来说算是轻车熟路。

    不过若水觉得今天和往日有些不同,唐家今日的护卫巡逻的格外频繁,当然以其身具的高深轻功和神念之力自然很轻松地避过了这些家丁和护卫。

    若水没有犹豫,还是向着唐家的内宅潜去,从内宅中的其中一件房间找起,时而翻翻室内的东西,时而听听内宅中丫鬟或者某个夫人之间的谈话。

    如此过了大概两个时辰,若水并没有听到或者找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此时已经过了丑时,眼见今夜还是没有什么结果,若水施展轻功打算离开。

    谁知就在这时神念一动,感觉到有些不对,再集中神念向那边探去,瞬间若水脸色一白,神色一变,真气灌注双腿,全速向着远方窜去。

    片刻后,一道更加强大的神念降临到若水身上,若水感应到这股强大神念,连忙速度再提,眨眼飞过数十丈。

    紧随其后,一道铁塔般的身影向着若水方向跑去,只见那“铁塔”右脚在地上重重一踏便前进七八丈,奔跑之下,速度之快竟然还在若水之上。

    之后又过了数个呼吸,唐家的一众高手才纷纷现出身形,并且跟着二人追去,不过只是追了半刻钟,便彻底失去了两人的身影,包括唐家二兄弟之内的众人又不得不停了下来。

    一刻钟后,一道白色身影稳定在一间民房之上,绝美的脸上露出几滴汗珠,女子回头看了下,身后并未有人跟着,才深吸了口气打算绕路回到自己住的地方。

    谁知刚走了几步路,神念一动,女子又连忙向着远方的小路遁去,几个呼吸过后,一道健壮的身影现出身形,正是望岳宗高手童千斤。

    童千斤将神念全部铺开,到了童千斤这样的先天境界,在黑夜中神念感应的距离其实已经超过了目力所及。数百米范围内几乎分毫毕现,仔细感应下,远处一道身影正快速逃离,眼看便要消失在自己的神念感应范围。

    童千斤冷哼一声,再次向前追去。

    半个时辰后,天空已经泛白,若水面色严肃,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追逐,若水已经知道,此人虽然不擅长轻功,但是先天的强大内力和庞大神念使得自己很难逃脱,若是等自己真气枯竭,恐怕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了。

    索性不再逃命,一边恢复真气一边站在这处民房上等着将要到来的大战。

    不过片刻功夫,铁塔般的童千斤到了。

    “你是何人,来唐家做什么?”童千斤声音洪亮,若是离得近了恐怕被震的头脑发晕。

    “你又是谁,怎会在山城,又怎会在唐家?”若水反问道。

    “我是望岳宗长老童千斤,你与偷我师侄令牌的人有何关系?”

    “望岳宗?那是名门正派了?你可认识这个?”若水犹豫下,将一道刻着流水的古色令牌拿出

    “这是六大派中弱水宗的令牌?你到底是谁,看你修为不弱,你师父可是弱水宗掌门的月明大师?”

    “不是!”

    “那就是月晦或者月清中的一位了?”童千斤继续道。

    “也不是!”

    “怎么可能,若水宗只有这三位月字辈大师,难不成你师父还是星字辈的小辈不成!”

    “自然也不是,童前辈,您也看见我的令牌了,你我两门之间渊源不浅,此事实为误会,我也只是去调查一件事而已,不若就此别过好了!”

    “小丫头,竟敢戏弄我!”说完童千斤运劲跳起,向着若水攻去。

    事出突然,童千斤并没有带兵器,所以使出的乃是望岳宗的一套劈山掌。

    这是望岳宗的一门上乘的掌法,乃是望岳宗不少弟子都会使用的招数,但是配合着童千斤的先天罡气和天生神力,这套掌法在他使来,当真是有劈山裂碑之势。

    若水不同于萧逸,这几年在师门并不缺少先天高手陪练,因此知道先天高手先天罡气的厉害,不敢硬接,连忙闪身躲过,同时右手持剑上撩,却是斩向了童千斤打过来的右臂。

    本以为可以迫使童千斤收招,谁知这条粗壮的手臂并没有停下分毫,而是直奔其身体方向而来。

    若水不解,自己全力一击就是先天高手的先天罡气也不能完全无视,难道不怕自己将其臂膀砍断?

    只听“铛”的一声,若水的短剑击中了童千斤的手臂,不过堪堪刺破其先天罡气,然后使得其上臂稍稍上扬,然而短剑并没有如若水想象的刺进皮肤,而是被挡在了皮肤外面。

    若水一怔,接着脸色一变,身形向后退去,同时左手运起真气与童千斤的手掌撞在了一起。

    若水不敢硬接,因此尽量将童千斤的力道卸向了脚下,即便如此,若水退出两丈外,胸口一阵刺痛,嗓子一甜,连吐两口鲜血,整个左臂一疼,竟然无法再抬起。

    若水的师门长辈都是女子,却是没人向童千斤这般不讲道理地以力压人,更是没想到这童千斤不但力道奇大,身体竟然被他练成了铜皮铁骨般坚韧。

    若水知道自己受伤很重,今晚怕是凶多吉少,眼见那人又攻来,若水提剑刺向童千斤面门。

    若水判断的没错,纵然是真的铜皮铁骨,童千斤也不敢让短剑刺中面门,于是右手避过剑锋从侧面拍在剑身之上。若水被掌力一带,索性就着掌力飞到了不远处的另一件民房。

    童千斤正准备继续攻击,神念不经意间有些异样,连忙向那边看去,只见在若水落下的小院中,房门打开,出来两个男子,一个是手持桐棍的和尚,一个三十多水的干瘦男子。

    见此男子,童千斤面露喜色,顾不得若水,直取干瘦的男子。

    同时杨燕见到这人也是一阵不自然,已经认出了这人是自己见过的望岳宗的人,眼见此人来势汹汹,自己怕是抵挡不了。

    不过撇了下身侧的不戒和尚,想着不戒和尚好歹还恢复了几成实力,另外隔壁还有凶丫头林婉儿,倒也不是很畏惧。

    片刻后,杨燕和不戒和尚的身子像是破麻袋般倒飞出去。

    那不戒和尚直接被打的伤势复发,连连吐血后晕了过去。杨燕好歹是全胜时期的九层高手,再加上又和不戒和尚一起分担掌力,倒是没被震晕,不过也是受伤不轻,右臂一时之间无法抬起。

    眼见童千斤又来,杨燕不敢硬接,身形连晃之下,换了数了方位,最后才摆脱了童千斤的掌力,之后杨燕施展轻功向着远处飞去。

    童千斤见此人要逃,右脚一踏一踢,却是将脚下的一块不小的石头踩碎,然后数块石头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杨燕飞去。

    “小心!”此时林婉儿一身女装出现在门口。

    眼见杨燕在空中无法借力,可能下一刻就要被击落。

    就在这时,只见那杨燕竟然在空中双脚连踏,每次踩踏竟然发出空气的爆破之声。最后就像踩在地上一般,不但借力躲过石头,甚至还在空中身形无端拔高数丈之后向着远方飞去。

    眼见杨燕的速度极快,竟然几个呼吸间消失在视野中。

    童千斤狂怒一声,追着杨燕而去,却是顾不得若水等人了。

    “这是传说中的顶级轻功—凌空虚度?难道这人竟是杨燕!”若水喃喃说道。

    林婉儿一边查看不戒和尚的伤势,一边戒备地看着不远处的柳若水,直觉告诉林婉儿,这个女子也不简单。

    柳若水看看林婉儿,虽然知道和杨燕在一起的应该不是什么名门正派的人,不过此时实在不是追究此事的时候,只能以后再说,于是转身离去。

    林婉儿皱着眉头看着若水离去,才将不戒和尚挪到里屋,检查过后,林婉儿才摇头苦笑,这不戒和尚也是太走背字了,竟然接连受伤。

    林婉儿将和尚崩裂的伤口简单包扎后,不禁有些头疼,经此一事,这个住处也算是废了,需要赶紧转移。不想为了不戒和尚的事,短短几日自己在山城准备的两处落脚点算是都作废了,无奈之下,林婉儿想到了萧逸和侍剑。

    数日后,萧家

    此时萧家上下已经尽是白色,近百人身披孝服忙碌,这几日从青州各地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数代下来,萧家在青州尤其在山城附近的影响力早已经深入到各行各业之中。合作过的商家、官家、得过萧家甚至萧潜本人恩惠的佃户、平民等数百人陆续抵达山城参加萧潜的葬礼。

    眼见时辰已到,萧逸下令,几个家丁抬着棺材,后面跟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向着山城的北门而去。

    山城地处整个夏国西方偏北的位置,山城东南两个方向地势平缓低洼,是山城与其他城市的主要出入口。

    而山城西北两个方向多山,西方多是连绵的小山,山势平缓,有人居住,而北方多高山险峰,道路曲折蜿蜒,在深山之中,有些少数民族以山林为生。

    而萧家此次的目的地就是距离山城北门大概数十里远的一座高山之上,山城萧家的人去世后都会安葬在这里,这座小山数十年前就已经被萧家花费数千两银子买下。

    “萧兄,这次多谢你了,我这就要离开了,你多保重!”同样身系白布的林晚和不戒向萧逸致谢辞行。

    “林兄,你和不戒大师有何打算?可是要回京城的浩然书院?”萧逸问道。

    “不瞒萧兄,我打算先送和尚去往江州疗伤,若是他日有暇,萧兄可以来江州游玩。”林晚说道

    “江州啊,也好,我记得江州再往南就出了夏国了吧,有机会我会南下拜访二位的。”萧逸此时想的却是夏国的最南方的江州有没有可能就是那日在西山上道士说的“回家的路”,也或许还要进入江州以南的佛国吗?

    “如此,我二人就先走了,另外今天我们混在萧家家长出丧的队伍中出城,短时间固然没有问题,时间久了还是有暴露的风险,萧兄早做安排才是!”林晚说道。

    “放心吧,只要不是万剑院的师门长门长辈亲自过来就还应付的来。”萧逸道。

    “萧兄,这面五龙令颇有些用处,就送予萧兄当做谢礼了。”林晚将一个白玉做的令牌递给萧逸。

    萧逸刚要拒绝,无意间扫过令牌的神念被轻易挡下,一股柔和的力量保护着令牌,知道此物不凡。

    “那就谢过林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