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网 > 都市小说 > 南归路 > 第十五章 退剑三
    唐彪和唐豹带了十几个人,都是后天六七层的高手,虽然整体实力远不如剑三他们师兄弟,但是若不算萧逸,萧家此时的实力还真是远不如唐家了。

    “萧贤侄,可惜萧兄突然离世,着实令人扼腕,还请节哀!”唐彪率先说道,只是话语之间满怀笑意,丝毫安慰人的意思都没有。

    “有劳唐叔叔挂念,不知淫贼杨燕抓到了吗,嫣然妹子是否救了出来?”萧逸回道。

    唐彪面色一沉,没有说话。

    “他跑不了!”唐豹恨恨地说道,显然唐嫣然的失踪已经成为唐家的一块伤疤。

    “萧兄,你和唐家的事我不管,在下只是来要个说法,不知萧兄为何勾结不戒和尚与万剑院作对,难道萧兄不知道那不戒和尚二人是魔教余孽?”剑三说道。

    “剑三兄哪里的话,我怎敢与万剑院作对,剑三兄可不要听信小人谗言啊!”说完萧逸看向唐家兄弟。

    “萧家小娃,我劝你还是承认吧,不然我们可不客气了,当日见到那不戒和尚混在出丧队伍中的可不止一人啊!”唐彪说道。

    “也好,来人,将他带上来!”萧逸看了眼唐家兄弟,对着门外喊了一声。

    在唐家兄弟和剑三疑惑下,门外进来两个家丁和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被绑的人蓬头垢面、衣衫不整,低着头看不清容貌。

    “萧家小娃,这不会就是不戒和尚吧,看着可不像啊!”

    唐彪嘲讽道。剑三也疑惑地看着他。

    “他自然不是不戒和尚,但却是知道内情的人。”萧逸淡淡地说道,“唐海,把你的身份还有你知道的一切当着大家的面再说一遍!”

    “唐海,你怎会被萧家的人绑了,萧逸,你这是什么意思?”唐彪看清人容貌后喊道。

    “唐叔叔稍安勿躁,且听他把话说完。”萧逸道

    “小人叫唐海,是唐家山城赌场的管事,前几日唐彪大爷命小的准备一间私密的住处,说是要绝对保密,小人便去办了。后来那处地方住进来两个人,一个光头、浓眉大眼、矮胖身材,另一个长相清秀,手拿一把佩剑。两人住下后,小的便每天安排人送饭伺候。”

    唐海还没说完,那边唐彪面色一变,闪身一掌打出,这边画儿早有准备,护住唐海的同时,一掌打出,与唐彪对了一掌,画儿刚刚突破后天七层,唐彪则是成名多年的后天八层高手,这种硬拼内力的战斗方式,画儿自然不如唐彪,连退三四步才站定,脸色有些白,平复好一会而才缓过来。

    “唐家主何必急着杀人,我又不是愚蠢的人,自有主见!”说完剑三一个眼神,身后两个八层的的师弟隐隐将唐彪兄弟看住。

    “你接着说。”剑三道。

    “前两日,不知为何有人在那两人居住的小院打斗,将院子打的狼狈不堪,眼见无法再住,和尚又有伤在身,唐大爷让小的安排,将这二人混在萧家的送丧队伍中,混过城门,听说是北上京城了,小人就知道这些!”唐海说完,低头不再言语。

    “胡说,剑三少侠你别听的,这人定然是被萧家的小娃子收买来诬陷我的!”唐彪申辩道。

    “我且问你,你有何证据?”剑三问唐海。

    “小人当时也混在萧家送丧的队伍中,不过后来被萧家家丁认了出来,要说证据,我准备的院子是我名下的财产,房契上有我的名字。另外那两人已经北上京城了,唐大爷说为了迷惑你,会告诉你他们是往南下去了!”

    剑三皱了皱眉头,此时已经相信了七分,首先房契的事很好查,另外唐家家主确实有告诉自己那两人已经南下。

    而自己会从唐家得到两人的南下信息可不是随便就能编出来的。

    另外,之前与不戒和尚一起的神秘人就曾经祸水东引要栽赃齐家,后来自己又追查到了唐家。此时想想莫不是真的是唐家的人救了两人,可是也说不通啊,后来可是唐家的人带自己去妓院处抓人的。

    剑三眉头紧锁,此事颇有些矛盾,不好判断,到底是南下还是北上,到底是唐家栽赃齐家不成又栽赃萧家,还是萧家人使的计策。

    剑三不说话,房间内便一阵静默,气氛冷的仿佛能凝结出水来。

    剑三无意间看向自己的重剑,渐渐眉头舒展,管你什么阴谋诡计,我自一剑斩之。当下做了决定,先把主动权控制在手中再说。

    “萧兄,此事真假难辨,还请萧家兄弟和夫人随我北上走一趟吧,等我抓到人自然还萧家清白!”剑三直面萧逸说道。

    唐家兄弟面露喜色。

    萧逸却也笑了,眯起眼睛看着剑三。

    “不愧是万剑院的剑三,行事竟如此霸道,可惜我萧家也不是随便拿捏的!”萧逸想过自己的手段可能骗不过剑三,也想过最后还是要与其硬撼一场。就是没想到剑三明明已经信了大半,竟还要要挟自己家人北上。

    “我是信得过萧兄的,不过兹事体大,恐怕也由不得萧兄了!”剑三说完,身后数名师弟拔剑出鞘。

    “剑三兄虽然是名门大派,但是这里毕竟是山城、是萧家,怕也不能任由剑三兄胡来,此事已经很明了,就是唐家人串通不戒和尚,剑三兄还是慎重才是!”萧逸脸色微寒,语气强硬。

    萧逸说话的同时,门外进来数十个手拿弩箭的家丁,附近房上还有凉亭中也纷纷现出近百人手持强弓硬弩。

    “萧兄,且不说这些虾兵蟹将未必留得下我,就是能伤的了我,我敢保证你一定在我之前倒下!”剑三自信道。

    “怎敢随便与剑三兄动手,剑三兄剑法高强,内力深厚,若是真发生打斗,我这些家丁自然会放剑三兄离去,不过其他人嘛。。。”说道这里,萧逸看向剑三身后的十几个师兄弟

    剑三闻言一滞,眉头微皱。正面硬抗这些弓弩自己都未必能全身而退,真要动手,这些师弟怕是九死一生也说不定。

    “萧兄这是拒绝我的要请不肯北上了?”剑三又道。

    “恕难奉命!”

    “好,萧兄好手段,在下相信萧兄了。今日多有打扰了,告辞!”说完剑三带着众人离去,唐家兄弟紧随其后离开。

    “少爷,早知道还是要来硬的,就不那么麻烦了,还暴露了一个安排在唐家的暗庄。”

    “糊涂,剑三毕竟是名门大派的人,若不在明面上占据道理,不把水搅浑,区区二三百把弓弩有什么用!”萧逸道。

    “那他们还会不会再来了?”

    “不管是南下还是北上,剑三今天都必须尽快出发了,短时间应该顾不上山城了。”

    “太好了!”画儿高兴道。

    “但愿是好事吧!”萧逸说道。

    杨燕逃了,这是萧逸从侍剑那里得到消息,虽然必然伤的很重,但是毕竟逃得性命了,萧逸猜测此人应该还在山城,毕竟身受重伤不可能远行的,他应该是潜藏起来了。

    萧逸倒是有些佩服这个家伙了,从一个先天高手和两个同级别高手的包围中逃脱,虽然有自己的暗中帮助,但也极为不易了,就是自己也做不到呢。

    半月后,山城西山之上,萧逸和老道士玄真正在下棋,此时已经傍晚,棋面上黑白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杀得不亦乐乎。

    “萧少侠,玩这黑白之物贵在专心,若是一心多用怕是很难赢啊!”说完玄真落下一子,顿时前面局势大变。

    “受教了!”萧逸说道。

    “师父,斋饭准备好了!”一个小道士过来提醒道。

    “萧少侠,先去吃饭吧!”玄真邀请道。

    “道长请自便,我带了晚饭了!”萧逸道

    两人走后,萧逸转身去了道经阁,这几日唐家在配合望岳宗的人全力搜查杨燕,而杨燕自然将自己隐藏的死死的。山城局势暂时安稳,萧逸便常来西山道观看书下棋。

    “少爷,萧大统领来了!”不多时琴儿敲门说道。

    “逸少爷,郡守府来信说吏部的文书下来了,请少爷明日去郡守府领取官印、官服和文书。”萧全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嗯,没想到足足比预想的迟了半月,好了,咱们回去吧!”萧逸放下手中的“太上十三经”说道。

    两个时辰后,萧家

    “洪老,前几日我让你办的事怎样了?”萧逸问道。

    “逸少爷,附近的几座山已经探查清楚了,我觉得这三座山都还可以,您看下。”洪老拿出一副地图说道。

    “少爷您看,山城西、北两个方向有三个地方符合您的要求。第一个在山城西方,这个地方,是一座方圆十余里的小山,山势平缓,道路通畅,环境也很好。”洪老给萧逸介绍道。

    “嗯,环境还算不错,也还算便利,但是这可是四战之地,无险可守。城外不比城内,没有城墙、没有官府,首先要考虑安全问题,这个不行。”萧逸说道。

    “那您看这个呢,这是城北的一座山,方圆近二十里,峰高路险,绝对安全!”洪老又介绍道。

    “但是这座山离山城怕有百里之远了吧,太远了。”萧逸摇头道。

    “那就这座,这座最好,离山城北门不过三四十里,快马不到一个时辰就到山城。这座山叫做流云山,方圆有三十里左右,山的西、北两个方向都是千丈以上高山绝壁,东南两个方向的山脚下有几个村庄依山而建,水源充足,粮米可以向几个村庄中购进,也可以自己种。”

    “嗯,不错,那就这座吧,需要多少银两?”

    “逸少爷,这座山方圆三十里,又离山城不远,报价二十万两银子,比另外两处高了三倍不止。”洪老苦笑道。

    “库里还有多少存银?”

    “满打满算不过二十万两罢了,还要留下几万两银子备用,能够动用的最多十五万两。”洪老皱眉道。

    谁能想到堂堂山城三大家之一,生意遍布半个青州,竟然连二十万两都拿不出来。不过也无法,萧潜意外身死,办丧事花费甚大。另外部分掌柜管事带着银钱跟着王氏离开了萧家,再加上最近又召集了六十个新学员和七八位秀才,哪样花费都不少。

    “没关系,钱的事好办,洪老你先做前期准备吧,一定要尽快开工,萧家这处宅子防护基本是四面漏风,太不安全了,萧家需要一处安全的地方安心发展。”萧逸早就对这处萧家宅子的安全不满了,林晚、若水甚至侍剑都能随意来去。

    “好的,逸少爷”

    “这样吧,以前在青县的时候我曾经对白糖的制造颇有些研究,洪老你安排下,回头把萧家负责糖务的佟掌柜给我找来。”

    “白糖?”洪老疑惑道。

    “就是白砂糖,用你们常用的蔗糖加工成的,但是色泽纯白,颗粒均匀、品质极佳。成本大概比你们之前蔗糖成本高三成,但是价格可以提高最少三倍以上。”

    “当真,怎会如此?”洪老吃惊道。

    “只是对蔗糖的一种再加工而已,当年在青县琢磨的。”萧逸摆摆手说道。

    萧逸早就注意过这个世界的工艺水平,不管是之前的食盐,还是这白砂糖,对这个世界都是划时代的进步。之前在青县害怕“怀璧其罪”,但是此时却又不同,不但顺利掌控山城萧家,又身怀正五品官身,已经可以合理掌握更多财富。

    说实话,对于萧逸来说,若不是怕别人觊觎,赚钱还真不是件难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