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网 > 都市小说 > 南归路 > 第十八章 战先天
    “萧全,分头走,不要恋战!”萧逸一剑将萧全附近两个唐家护卫逼退说道。

    萧逸话音刚落,一个健壮的中年出现在场中,此人手中一把两米的大刀,古铜色的肤色,真气鼓荡之下,似乎周边温度也下降了少许。

    童千斤面色严肃地看着萧家仅剩的五六个人,随即走到姬少言身边后,连点几个大穴将伤势控制住,然后又看了眼唐豹,不过显然唐豹被一剑贯穿胸口,眼看是活不了了。

    本来这次唐家的计划是极为妥当的,但是童千斤还是不放心,便又跟了过来,也幸好自己过来了,这多出来的九层高手差点儿将唐家连同姬少言一起给灭了,即便如此,姬少言受伤这么重,没有个把月估计很难康复了。

    “竟敢伤我望岳宗的人,看刀!”那童千斤两步跨出便出现在萧逸等人身边,

    “分头走!”萧逸又说一遍,随即闪身躲过童千斤的一刀,一剑刺了过去。

    那边萧家人不敢怠慢纷纷逃走,唐家的唐豹和大部分七层高手已经死了,唯一一个七层的高手也重伤无法再战,因此虽然剩下十几个人,但是并不敢去追萧家的人。

    萧逸刺向童千斤的剑很快,但是童千斤长刀虽然沉重,却早已经练的收发由心,因此长刀轻松挡住萧逸的长剑,然后童千斤用力一推,萧逸连人带剑向后翻去,在空中翻出两个空翻,落在地上。

    不等萧逸身形站稳,童千斤上前两步之后,偃月刀一记横扫,萧逸连忙将青萝步用到极致,勉强在偃月刀临身之前跳出攻击范围。不过这时童千斤改横扫为上挑,萧逸为了躲避横扫而挑起在空中,再无法借力躲闪,只得双手持剑,硬接了一记偃月刀,顿时一股蛮力从剑身传来,萧逸被这力道一冲,身形又拔高丈许。顿时只觉双臂无力,真气乱撞,嘴边流出一丝鲜血。

    不过萧逸此时实在危急,萧逸强忍着双臂的,再在空中上下翻转,变成脚上头下,右手持剑向着童千斤头部刺去。

    童千斤并不躲避,刚才上撩的偃月刀横转,宽阔的刀身高举过头,恰好挡住萧逸下刺的一击。

    萧逸从上而下的一击加上身体本身的力量一起撞在刀身之上,萧逸剑身弯曲接近九十度。而童千斤被撞得身子一矮,双腿微曲才将这力道卸去,然后腰腿同时用力,将头上的萧逸击飞出去。

    萧逸落地之后,连续退了三四步,手中长剑不堪重负,已经折断。萧逸用力将半截剑柄掷去,被童千斤的长刀随手劈落。萧逸右脚使巧劲将之前姬少言的宝剑踢了起来,握在手中,挽个剑花,微微点头。

    “没想到萧家的娃娃竟有如此天赋,区区十几岁便已经是九层上境的高手,就是在六大派也是极少见的!”童千斤眯着眼睛说道。

    “多谢前辈赞誉,在下也不过是自保,还请前辈停手!”

    “那可不行,你是唐家的敌人,又重伤了我师侄,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放了你!”童千斤说道。

    说完童千斤一步踏出,偃月刀向萧逸砍来,萧逸刚才不过三四回合就受了伤,自然不愿与其硬拼,只得将青萝步用到极致配合着强大的神念,连连躲避着童千斤的长刀。

    眼见敌人实在强大,萧逸找到一个机会,向身后树上窜去,然后将轻功用到极致,向着远处逃去。童千斤看了眼姬少言,见其暂时无性命之忧,便提刀追萧逸而去。

    萧逸在树上飞窜,童千斤则在地上飞奔,童千斤虽然不擅长轻功,但是先天境界本就真气雄厚纯净,因此童千斤的速度丝毫不下于萧逸。

    眼见童千斤追着自己而来,而且速度不在自己之下,萧逸眉头先是一皱,随即萧逸沉下心全力向南方飞掠而去,一心将此人甩掉。身后百多丈,童千斤则一直紧追不舍。

    一个时辰后,萧逸面色有些难看,这人虽然暂时追不上自己,但是自己也无法摆脱他。而先天境界的高手真气循环不息,怕是能轻松耗到自己真气枯竭,不过此时也无法,只得继续逃跑。

    又过了两个时辰,此时已经是半夜,萧逸速度已经有所减慢,没办法,全力飞奔之下,真气开始不足,好在萧逸在前占据主动,可以随时改变路线,一时间倒也没被追上。

    神念扫过,那童千斤还在身后数百米的位置紧紧跟随,通过这段时间追逃,萧逸已经判断出此人的神念稍逊色于自己,自己神念大概可以覆盖方圆三百丈左右,此人神念应该在两百多方圆的样子。

    如此看来他的神念和修为应该逊色于自己见过的另一位先天高手—白大侠,不过那白衣神剑白大侠乃是宗师级别高手,强于此人倒也正常。

    就在萧逸神思转换之间,眼见前方官路左侧有火光传出,应是有人,于是萧逸奔着火光方向而去。

    离得近了,原来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两人都是二十出头,看穿衣打扮都是江湖人,腰间有佩剑,不知何故会露宿在这里,此时男子正在给火堆添柴,女子则斜靠在男子肩膀上,看样子应是情侣无疑。

    萧逸轻功极高,直到近前来,两人才突然发现有陌生人靠近。情形危机,萧逸来不及解释,身子一跃跳到一匹马上,然后骑马而去,在两人大喊中,远处飞来两锭银子,而萧逸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

    这男女都是江湖中人,男子成熟些,拉着气的跳脚的女子重新坐了回去。

    不过两人刚坐下一会儿,又一道身影出现,身材高大,手拿长刀,正是童千斤。

    童千斤看了两人一眼,沉吟一下,跃上两人的另一匹快马,同样绝尘而去。两人四目相对,一阵苦笑。

    轻功到了萧逸两人的程度,短时间内轻功比快马还快,但是若要长途奔袭,自然还是要用快马较好。

    第二日上午,正在骑马追萧逸的童千斤脸色一变,脚下用力,从马上跳了下来,眼见坐下的快马口吐白沫,已经力竭而死。童千斤脸色阴沉,不过很快,施展轻功继续追去。

    一个时辰后,河边,萧逸身下快马突然摔倒,萧逸连忙跳开,落在一边,萧逸神色憔悴,从昨天傍晚到今天上午,足足奔袭七八个时辰,萧逸知道再如此下去,不用童千斤动手,恐怕自己要被累死。

    萧逸神念笼罩之下,观察了下身后数百米的童千斤,虽然比自己的身体状态强很多,不过显然也一样露出疲惫之态。也难怪,他虽然速度不下于自己,但是轻功却是不及自己的,之所以如此迅速,不过是先天境界的真气更加浑厚纯净而已。奔行如此久了,和自己一样滴水未进,又手提两百斤兵器,虽说先天高手十天半月不吃不喝也死不了,但是疲惫是必然的。

    萧逸念头急转,想着如何能创造出有力自己的条件,从而摆脱此人,看着前面这条数十丈宽的小河,萧逸眼睛一亮。

    眼见那人离自己又近了不少,萧逸连忙施展轻功向着下游飞奔而去,果然,不过数里就见岸边的一艘小船上,有一渔夫在侍弄一张破旧的船网。

    萧逸纵身一跃跳到船上,将那船上汉子吓了一跳。萧逸也不解释,拿出一锭银子塞给船上的汉子,然后一把将其抓起。使出一股柔劲将其扔到岸上,然后自己驾船向着河对岸驶去。

    萧逸刚离开岸边十来丈的距离,岸边一声大吼,却是那童千斤到了,眼见萧逸驾船而出,童千斤踢起身边的一块破木板,然后纵身跃入河中,中间在木板上借力一次便直奔萧逸的小船而来。

    萧逸见此面色一变,伸手摸出几枚铁钉,奋力打向空中的童千斤,那人手中长刀挥舞,将铁钉尽数击落,丝毫不受影响地停在船尾。

    眼见无法避免,萧逸当先一剑刺去,直取此人左胸心口处。童千斤虽然练有横练的外家功夫,但是萧逸功力深厚,又是直指要害,童千斤不敢用身体硬接,手中长刀一荡,将萧逸长剑击偏,随后手起刀落,一记力劈华山,速度迅猛无比,萧逸连忙躲闪到一侧。

    童千斤的长刀直接砍刀小船之上,小船顿时裂开一个大口子,河水流进小船,同时两人也一起失去平衡。

    童千斤恢复较快,顺势一掌推出,萧逸匆忙之间只得硬接,于是两掌相对,萧逸被击出小船,在空中吐了一口鲜血,跌入河中不见了。

    童千斤注视着平静的水面,警惕的等着萧逸从水中浮出。突然童千斤面色一变,身体猛地跳开,紧接着脚下的小船四分五裂,然后萧逸紧随其后由下而上飞出。

    两人在空中又交战数招,童千斤被萧逸一剑刺中左臂,不过童千斤有先天罡气护身,又有一身横练的筋骨,因此并未受伤,反倒是萧逸被其长刀刀背扫中,再次受伤落水。

    不过童千斤也是面色难看,因为此时小船已经不再,任他武艺再高也无法在空中停留,紧随萧逸落入水中。

    童千斤虽然也会水性,但兵器实在太沉重,在岸上自然如虎添翼,但是此时若不想随之沉入水底,只得将手中长刀放弃,

    就在童千斤将兵器沉入水底之后,一道剑光自身后刺来,童千斤神识敏锐,先天罡气护住身后,硬接了一剑,长剑刺穿先天罡气,将后背刺出一道口子。

    自昨日傍晚交手以来,萧逸终于凭借着水性和兵器优势第一次伤到了童千斤。

    萧逸大喜之下,手中长剑接连刺出,萧逸水性比童千斤好些,又有兵器优势,一时间童千斤竟被刺中了数剑。

    不过就在萧逸要一鼓作气直取其面门之时,身下一脚踢来,萧逸不及躲避,被踢中腹部,好在是在水中,力道弱了不少,即便如此,萧逸也在水中飞出老远,连吐数口鲜血,肋骨断了数根,一时间动弹不得,直往水下沉去,趁此功夫,童千斤向岸边游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