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网 > 都市小说 > 南归路 > 第二十章 破入先天
    “没关系,我教你,我说穴道位置,你将真气聚于右手食指用力点出即可。”说完萧逸一一指点自己被点中的穴道位置

    赵颉按萧逸的吩咐一指点向萧逸的鸠尾穴,不过并没有什么效果。赵颉又试了两次,还是无果,赵颉摸了摸脑袋,不知哪里出了问题。

    “算了,这位童长老是先天高手,你修为不够。”萧逸无奈。只能继续旁观若水和童千斤的战斗。

    只见若水凭借不错的轻功与童千斤周旋十几招之后,被童千斤抓住破绽,一记偃月刀直接将其连人带剑击飞,撞到身后数丈远的一棵树上,震得大树哗哗作响。

    若水倚着短剑重新起身站立,实在忍不住又吐了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若水姑娘,你不要管我,离去吧,你万万不是他的对手,再这样下去会死的!”萧逸见若水重伤,也极为着急,他知道这童千斤的实力极强,不管是他还是若水,若是一心逃走还有几分可能逃脱,若是正面硬抗实在是有死无生。

    “柳姑娘,我不愿杀你,你还是走吧!”童千斤将手中二百多斤的偃月刀往地上一插,刀柄没入土中半尺有余。

    “我既然打算救人,自然要救到底。”柳若水语气平淡中带着坚定。

    “既然如此,那就再接我一刀!”童千斤不再留手,右手一提刀身,用力一跳,跳起一丈多高,庞大的身形加上沉重的刀身,当真是能开山断流一般。

    若水神情越发镇定,轻叹口气,右手伸进怀中,取出一张发黄的符纸,符纸打开,上面绘着一柄金色小剑。

    若水面有不舍之色,随后神情一定,口中念念有词,待到童千斤携长刀从天而降,若水手中的符纸也开始现出点点亮光,光亮瞬间扩大,然后就见符纸中的小剑竟迅速放大到半丈大小。

    另一边童千斤见若水手中的符纸以及从中发出的金色小剑,面色大变,眼中尽是惊恐之色,不过此时已经无法收招,脸上厉色一闪,先天罡气遍布全身,体内真气也疯狂涌进偃月刀,激得偃月刀嗡嗡作响。

    紧接着只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然后一阵风刮过,使得萧逸有些睁不开眼睛,过了几个呼吸,萧逸再睁眼看向两人那边时。只见童千斤手中两百多斤的大刀已经碎成数块,童千斤浑身是血,身上大大小小有十几处伤口,此时正半跪着喘着粗气,脸上还挂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另一边若水身形退了一丈多,脸色更加苍白,肋下也有一道不浅的伤口,应是童千斤的兵器破碎时伤的。

    “没想到弱水宗竟然会存有‘飞剑符’,但是怎会将如此珍贵的符篆留给你这个区区后天修为的女娃娃!”童千斤说话有些沙哑。话音刚落,终于支撑不住,单膝跪地变成跌坐在地上。

    柳若水没有回答童千斤的问话,眼见童千斤受伤动弹不得,若水心神一松,顿时昏倒在地。她之前与童千斤对战本就受了不轻的伤,刚才又被战斗余及,此时伤势显然已经压制不住。

    萧逸见此心急如焚,也不知若水伤势如何。萧逸一心想要过去查看若水伤势,随着心中所想,丹田之中真气竟然又缓缓流动起来,萧逸大喜,连忙闭目运功。

    不一会儿,丹田之中真气越聚越多,经脉之中留存的真气也被调动起来,之前被童千斤封住的穴道在丹田和经脉中真气的合力冲击之下竟然一鼓作气地冲开了,之后真气再无阻碍,瞬间流边周身穴脉,最后竟自然而然地冲破了任督二脉的桎梏,其过程竟然如此自然。

    一时间萧逸浑身真气鼓荡,只觉得真气前所未有地充足和浑厚,胸中豪气顿生。萧逸大吼一声,顿时声传数里,惊起飞鸟走兽无数。

    萧逸握了握拳头,这就是先天境界吗,浑身真气流转周天,生生不息,稍一运功真气破体而出形成传说中的先天罡气护体。

    萧逸收敛心思快步走到若水身旁,此时若水还在昏迷,萧逸不敢怠慢,先是摸了下脉搏,然后输入一道真气简单查探了下,顿时眉头紧皱。

    萧逸先是点了若水身上几处穴道,免得伤情恶化,然后以真气助其稍稍压制内伤。不过她伤势很重,需要赶紧回城,抓药治伤。

    突然想到了什么,萧逸在若水身上找了下,果然有几个药瓶,将其中一个药瓶取出,取出两粒红色药丸喂到她嘴中。

    暂时处理好若水的伤势,萧逸看向另一侧的童千斤,此时童千斤还在运功压制伤势,不过却睁开双眼紧盯着萧逸。

    萧逸略一沉思,此人受的伤比起若水要重得多,怕是半年都未必能恢复元气,如今自己突入先天,倒不是那么忌惮此人了。而且望岳宗毕竟势大,唐家很多人包括姬少言都知道这人去追杀自己,若童长老就此丧命,萧家怕也要大祸临头了。

    想到此,萧逸将身边来自姬少言的宝剑扔到童千斤旁边,抱起若水像远处走去。

    “童长老,这几日承蒙你不杀之恩,今日我也放你一次,望你尽快离开山城,莫要卷入在下与唐家的纷争。”随着萧逸说完,身影消失不见。

    “啊,师父,等我!”赵颉先是一愣,而后紧追而去,不过哪里能够追上萧逸,赵颉有些沮丧,随即想到什么,面色一喜,快步离开,看方向正是山城的方向。

    萧逸心忧若水的伤势,施展轻功快速前行,小半个时辰后,萧逸抱着若水进入一处山脚下的山洞之中,山洞大概方圆两三丈的样子,萧逸将若水扶着躺下,此时若水还是昏迷未醒,萧逸又查了下其身上的伤势,眼见肋下的伤口又开始渗血,显然之前点穴止血已经失去效用。

    人命关天,萧逸不敢再犹豫,伸手就要将伤口处的衣裙撕掉,也好上伤药,谁知双手一用力这衣裙竟然丝毫未坏,萧逸一怔,随即意识到这衣裙竟然有护体防身的功效。

    随即意识到童千斤的长刀当时的力道有多大,竟超过了这件宝裙的承受极限,在肋下划出一条半尺长的口子,肋骨竟也断了好几根。

    萧逸知道,若不赶快治伤接骨怕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既然不能撕开伤口处的衣裳只能将外衣退去了,于是萧逸慢慢退去其外衣,只留胸衣,露出肋下与腹部。

    两刻钟后,萧逸接好肋骨,又用若水自带的疗伤药敷在伤口处,最后用干净的布条系好,然后萧逸又运功帮助其运转两个周天以稳定内伤。

    全都处置好之后萧逸松了一口气,随意拿个东西擦了下汗,忽然闻到淡淡清香,仔细一看竟是若水之前带着的面纱,也不知为何每次见到她都带着这白色的面纱。

    想到这里萧逸看向若水,此时绝美的面色终于好了些,呼吸也平稳了许多。

    萧逸将外衫脱下给若水盖好,夜晚还是很凉的,她现在的情况可是不能染风寒,不然会更麻烦。

    山洞洞口处,萧逸静静运转体内真气,体会着先天境界与后天境界的差别,之前没有机会好好体验,此时只觉得不但六识更加敏锐,神念也更加强大和灵活,就连身体力气也大幅提升,看来突破至先天境界后真的得到了巨大的好处。

    萧逸来到这个世界十数年,直到此时才真正有了自保能力,也才对“回家”有了一点自信。

    说实话虽然自己从没有放弃寻找“回家”的路,但是之前却是毫无把握,直到今天终于有了些许底气,先不说自保能力能加完备,就是先天高手无端多出的数十年寿命就是自己的一大依仗。

    是的,先天高手比起后天高手和普通人最大的区别还是寿元的增加,具体增加多少视个人情况而定,有增加三五十年的,也有增加七八十年的。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萧逸的脸上,萧逸睁开双目,长吐了一口浊气。

    “你醒了!感觉怎样了?”萧逸回头见到此时若水已经醒来,询问道。

    “好些了,咳咳!”若水面有异色,回道。

    “我看看!”萧逸走到若水身边,右手搭在若水右手臂上,若水被萧逸右手一碰,下意识要收回手臂,却被萧逸的一手抓住,一时动弹不得,随后感觉一道柔和的真气进入体内。

    “还好没有恶化,再加上你的伤药确实是难得的极品,此时已经稳定了!”萧逸笑道。

    若水没有说话,随后扭过头去,闭上眼睛,没有看萧逸。

    萧逸见绝美的脸上微微发红,想到昨天疗伤时候的旖旎,本在把脉的右手向上滑动,划过手臂、脖颈,最后落到微微侧过去的发红的脸上,只觉手上一阵滑腻。

    “嗯”若水发出一声鼻音,头部微微躲避,又伸手打掉萧逸的手,睫毛微微动了下。

    萧逸呼吸有些急促,右手手背再次轻轻划过绝美的脸蛋,轻轻把玩着若水的耳垂,惹得若水呼吸也更加急促,睫毛微微跳动,好像要睁开眼睛却又不敢睁开。

    萧逸俯下身子,在她的脖颈间亲了下,感觉到若水身子一下僵硬了下,而后双手轻轻推着萧逸的胸口,想要将萧逸推开,萧逸起身看了眼若水,此时若书双眼已经睁开,萧逸双手一把将若水的双手攥住,并将她的双手放在两侧,在她的注视下吻向了她的嘴唇。

    若水双手先是一阵轻轻的挣扎,等被萧逸吻过了几个呼吸,其双手便不再挣扎,睁开的双目也重新闭上,安静的接受并且配合着身上男子的轻吻。

    萧逸右手划过女子的胸前,伸向若水腰间,突然右手悬在半空,随后身体也从若水的身上下来,若水睁开眼睛疑惑地看着萧逸。

    “对不起,差点儿忘了你还有伤,可别压到了伤口。”说完萧逸帮若水扶起来做好。若水趁势靠在萧逸肩膀上没有说话。

    萧逸看了下若水伤口没有渗出血才放下心来,伸手搂住若水的肩膀,两人静静的相互依靠着。

    直到阳光完全照进山洞之中,萧逸微微放开若水,看了眼倚在自己怀中的绝美女子,一时间竟有种恍若前世的感觉。

    “咱们会山城吧,还是要尽快回城静养!”萧逸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嗯,也好!”若水答应着。

    。